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万族之劫 > 正文 第603章 毛球一族(万更求订阅)
    “二位前辈!”

    苏宇还是开口了,再不开口,我感觉这一家子真要吃我了!

    “殿下,醒醒!”

    苏宇加重了语气,毛球,该干活了!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毛球清醒了,瞬间跳起,“大大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大毛球点头,回来就回来呗!

   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哪。

    回来很稀奇吗?

    小毛球瞬间沮丧,不过很快恢复了精神,“大大,这是我养的果子园……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苏宇微微一怔,忽然看向毛球,眼神危险。

    我是你养的果子园?

    行啊!

    很厉害!

    小毛球眨眨眼,我这是骗人的,骗大大的,不要在意。

    苏宇暗骂,忽悠谁呢!

    你这家伙,大概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大毛球没理会,深深地闻了一下苏宇,感慨道:“好香的味道,想吃!”

    “大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大毛球也只是吸了一口,咕哝道:“说说,好像是时光师的传承,不能乱吃,吃了,那位要是穿梭时光回来了,给我收尸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时光师?”

    母球疑惑,看向大毛球,大毛球满眼的唏嘘,“时光师,不知道吗?很厉害的,驾驭时空长河,走遍诸天万界,见人就来一句,你大限已至,我来收尸了!”

    摇摇头,感慨万千,带着无尽唏嘘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绝世强者,最终……也落得个失踪或者陨落的下场,文王都说,天地间少了一位至强对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愣了一下,急忙道:“时光师和文王不是一人?”

    不是吗?

    大毛球古怪地看着他,“怎么会!文王是文王,时光师是时光师,小家伙,你为何有如此想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呆滞,不是?

    怎么会!

    “可是猎天榜和时光师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你说猎天榜?”

    大毛球感慨道:“那是文王仿造时光师的时光册锻造的神兵,强大无比!只是没得精髓。”

    苏宇彻底愣住了!

    时光师和文王不是一人,猎天榜只是仿造的神兵,而非真正的时光册!

    这……这和自己预期的完全不同!

    大毛球古怪道:“你以为是一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以为是的!”

    大毛球奇怪道:“为什么这么想?文王和时光师没什么相同之处啊,哦……都和你一样,喜欢穿白衣服,难道就是一个人?时光师几次出现,都是一个母的,文王是公的,怎么会是一个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再次呆滞。

    他刚来而已,大毛球几句话却是让他呆滞几次了。

    女的?

    时光师是女的!

    我勒个去!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大毛球又道:“外面都是瞎猜,反正我是见过时光师的,还和文王聊过天呢!好久好久以前了,不过最后一次看到,就再也没看到过时光师了。”

    苏宇眼神异样,很快,急忙道:“那个……先进去聊?我还给二位前辈带来了礼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礼物?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

    苏宇很快钻入了通道,先进去,别在门口瞎聊,被人看到了不好。

    很快,他钻入了噬神古界。

    浓郁的元气,让苏宇都震撼,好浓郁!

    整个噬神古界,不算太大,密密麻麻的,到处都是天元果树,好多!

    苏宇想到了什么,忽然道:“前辈,这里这么多天元果树……我听说,天元气都是一些强者死后诞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

    大毛球理所当然道:“我吃东西,只吃神文,我媳妇只吃意志海,剩下的尸体就埋了,然后就长树了啊!”

    汗毛都竖起来了!

    凶兽!

    大凶!

    我说这里元气这么浓郁,天元果树这么多,合着都是吃了人,把尸体留下来种树了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就知道噬神古族不一般,小毛球也是,吞起人来,可是毫不留情,压根没有不杀人的念头,果然,这一族都是凶物!

    苏宇压下悸动,急忙取出两个巨大的天元果。

    大毛球一看,倒是来了兴趣,“好大的果子,可惜是假的!真要长这么大,起码得埋一个半皇才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去埋吧!

    母球也喜滋滋地拿走了属于它的果子,一口就咬了下去,那是毫不客气,这么大的果子,进去睡一觉,吃一顿,还是很爽的!

    至于真的假的,无所谓了,都是差不多的味道。

    此刻,毛球一家三口朝最大的那棵天元果树飞去,苏宇看了一眼,那是真的大,起码有万米高!

    上面也结满了大大的天元果!

    大毛球它们,看起来也就果子那么大,小毛球的话,还没那些果子大。

    很快,一家三口飞到了树顶。

    树冠上,一层又一层的金色叶子铺盖,倒是弄成了一个窝。

    那些金色叶子,很是柔软,也很坚韧。

    苏宇轻轻一脚踩上去,倒是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元气从叶片上传入体内。

    好浓郁的元气!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这棵树下面……”

    大毛球知道他要问什么,随意道:“哦,埋了一位好厉害的侯,不是我吃的,是文王打死的,我看还有口气,带回来吃了神文,然后给埋了!”

    好厉害的侯!

    多厉害?

    大毛球都说厉害,可能是合道巅峰的那种!

    苏宇无语,忽然想到了什么,又道:“那前些年,皇……皇后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母球从大天元果中钻出了脑袋,你在喊我?

    大毛球随意道:“喊炊饼就行,我媳妇叫炊饼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懵了一下,有些尴尬,“咳咳,我是说,前些年,炊前辈杀了一个神族无敌,尸体怎么没带回来种树?”

    他记得,好像有人提过这事。

    大明王还捡到过一具完整的神王尸体呢!

    那边,母球在大天元果上蹦来蹦去,听到这话,很随意道:“哦哦,想起来了,那天急着去吃天古,刚好看到一个人王血脉,顺便就丢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王血脉?”

    苏宇微微一怔,急忙道:“狱王血脉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母球诧异道:“不是狱王吧,好像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松了口气,现在就怕听到人王血脉这几个字,他马上道:“大明王是人王血脉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大明王吗?”

    母球好像才知道这事,随便道:“人族好几个永恒,都是人王血脉吧!”

    人王血脉,更容易崛起一点。

    夏家是,现在朱家好像也是,加上隐藏的狱王血脉,这人王血脉可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人王血脉吗?”

    苏宇好奇,你们能看出来,那能看出我吗?

    还有,大球可以看出来,那岂不是说……可以直接看穿,谁是人王血脉?

    谁是狱王血脉?

    他正想着,母球道:“你全力打一拳看看,血脉得爆发的时候才能看出来!”

    苏宇心中微动,好像也是。

    上次老龟好像也说过,全力爆发的时候,那些血脉印记才会暴露,而自己看到的,只是对方为了展示自己的血脉,才特意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苏宇全力以赴,一拳打出!

    三只球齐刷刷地看着他,大毛球看了一会,摇头道:“没看出上古血脉之力,不是人王血脉。”

    苏宇疑惑,我不是吗?

    那我天赋这么好?

    他天赋真的很好,肉身也好,神文也好,其实天赋都绝佳,苏宇还以为自己也是什么强大的血脉呢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,难道是说,金色图册改造的自己?

    苏宇想了想,忽然道:“难道说……我是人皇血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毛球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,半晌才道:“人皇没血脉传承!”

    这家伙,想什么呢?

    苏宇无语!

    没有吗?

    人皇是个老光棍?

    苏宇难得遇到这样的老古董,还是和文王关系很大的老古董,苏宇此刻也稍微安心了一下,起码这位没说要吃自己了。

    苏宇带着一些好奇,恭敬道:“前辈,您说文王和时光师不是一人,文王仿造时光册,打造了猎天榜,那这么说,猎天榜其实就是一件完整的兵器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大毛球随意摘下一个个大大的天元果,随手塞给了小毛球,自己又摘下一个更大的,一家三口一边吃着天元果,一边回道:“那就是完整的兵器,不过后来崩碎了,散落到了各处。”

    苏宇想到了什么,取出那个“录”字碎片,“前辈,那这是猎天榜上的配件吗?”

    大毛球闻了闻,想了想道:“味道差不多,大概是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?”

    苏宇轻声道:“前辈,您确定?”

    大毛球敷衍道:“我又没吃过猎天榜,那怎么知道!大概是这味道。”

    苏宇若有所思,“前辈,我怀疑这个是假的,您觉得有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大毛球并不在意,“那就是假的呗!”

    假的就假的好了!

    苏宇很快道:“前辈,那您觉得,这玩意是仿造时光册制造的,那真正的时光册,可以操控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吧?”

    大毛球不确定道:“就跟爹打儿子一样,应该是可以管的吧!你看,我们家小伙子,我就可以打他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它伸出了手,一巴掌把小毛球打成了一个饼,随意道:“所以时光册,大概也能这么打猎天榜!”

    很形象的比喻!

    苏宇瞬间懂了!

    而小毛球,一脸委屈,可怜巴巴地把自己变成了球,不再是饼,离大毛球稍微远了点,自己大大好暴力的!

    此刻,苏宇轻轻吐气。

    来这,先吃了个大瓜,文王和时光师不是一个人,一男一女,猎天榜居然是时光册的儿子,而不是时光册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那自己脑袋中的那玩意,是时光册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以为金色图册不完整,未必不完整,也许就是完整的!

    既然是仿制,那代表时光册,其实也有猎天榜的功能,只是苏宇还没发现?

    这么一说,倒是让苏宇对金册多了点兴趣了!

    苏宇其实还有很多想问的,但是怕问烦了这位,很快,他就不再问了,套起了近乎道:“前辈,您这些年去过人境吗?”

    “没啊。”

    豆包摇晃了一下,“没去,去了也没意思,再说我也刚醒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都没来得及去。

    “那前辈可知,人境现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豆包奇怪道:“怎么不一样?难道神文可以种出来了?长在了树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尴尬,不过眼神一动,“别说,还真有可能!”

    的确有可能!

    苏宇好像听说过,大周府,可能真的在研究这个!

    “咦,真的?”

    豆包瞬间来了兴趣,“神文真的可以种出来?养殖的神文好吃吗?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神文谁是问好吃不好吃的?

    苏宇想了想道:“从养殖和野生的角度上来看,可能养殖的口味要差一点,但是我觉得吧,味道差距应该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豆包身边浮现出一个泡泡……那是一个大毛球,身下是一棵树,和现在这棵天元果树差不多大,但是结出来的是神文。

    毛球在吃神文!

    一枚,两枚,三枚……

    很快,泡泡破碎了。

    苏宇无语!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我都服了!

    这也行吗?

    豆包刚刚是不是做梦了?

    大毛球很快清醒,看向苏宇,有些恍惚道:“那棵树大吗?神文树怎么种的?你能教我吗?”

    那边,母球喊道:“神文吃腻了,有没有种意志海的树?”

    苏宇急忙道:“这个是不是树,我还真不知道,我只是听说,有人工养殖的神文,到底是不是真的,我也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?”

    豆包好像有些不满,苏宇马上道:“其实前辈可以去看看的,去人境看看!”

    豆包摇头道:“不去!人境肯定没以前好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有好玩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……人境不给我进去!”

    苏宇笑眯眯道:“前辈若是真想进去,我可以想办法!只要前辈不乱跑,乱杀,我可以带前辈游览人境河山,尽尝美味!”

    “骗子,你就想忽悠我给你当打手!”

    豆包嘀咕!

    苏宇愣了一下,尴尬道:“前辈误会了!”

    “才没误会!”

    豆包鄙夷,“本座活了无数年,早就见惯了你这种骗子!就知道骗人,一点不知道尊老爱幼!”

    苏宇郁闷,我看你很好说话的,结果……现在说话,太让人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不给你当打手了!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那个……那个是邀请前辈,助我一臂之力,重整人境河山,再复文王辉煌!”

    豆包点头,“好啊,你想当文王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咳咳,前辈可以把我当文王,我是文王传人,多神文就是文王的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文王,那文王当年答应我,给我吃100枚合道神文的,你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想哭!

    别说合道,我连永恒神文都没,合着您老人家逗我玩呢!

    “小家伙,诚恳点!”

    豆包满眼的眼神示意,我吃过的神文,比你见过的神文还多,神文是开智的,小家伙太蠢了!

    还骗到本大人身上来了?

    苏宇无奈,苦笑道:“是这样的,我想去人境,又怕被人干掉了,有人算计我,所以想让前辈陪我一起去一趟,就是这事!”

    豆包这才点头,“说话简单点!说话复杂,那是年轻人,我们老了,老年人喜欢说话简单点!”

    苏宇点头,好吧。

    果然,人老成精……球老成精了!

    比起毛球,豆包难忽悠多了。

    大毛球打着哈欠道:“人老了,懒得动弹了!这几次又打了架,又没吃饱,不太想动弹!”

    苏宇沮丧!

    看来白来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小毛球忽然道:“大大,一起去啊,香香的说不定可以抓一些东西来吃呢!”

    大毛球继续打着哈欠,“他能抓什么来吃?吃天古还是吃寂无?不行的话,吃那个监天侯也行!”

    说着,又道:“吃那个老乌龟也行!”

    老乌龟也好吃!

    苏宇尴尬,算了,我是没办法让你们吃这些强者,太强了!

    看来,是很难带一位合道给自己护道了。

    大毛球懒洋洋的,母球却是好奇道:“那神文树没有吗?还有,现在人境什么样子了?”

    是的,大毛球没兴趣,但是母球喜欢到处跑。

    大毛球是个宅球,母球可不是!

    炊饼很有耐心的,能在仙界外守天古几百年!

    也喜欢到处跑,不然,也不会有杀了神王,被大明王捡尸的事。

    苏宇眼神一动,大毛球知道他的心思,懒洋洋道:“小伙子,你可想好了!我媳妇,脾气可是很不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家的,我脾气很好!”

    “很好你还吃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我吃的不多!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都差点把我吃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太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被这两口子吵的心惊胆战的,这啥意思,母球脾气不好,随便吃人?

    大毛球都差点被吃了?

    他正迟疑着,母球开口道:“小家伙,你想找人帮你打架?我去呀,我陪你去人境!人境修炼神文的多不多啊?”

    苏宇无奈,“那个,炊前辈,我看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算了?”

    母球脾气好像真的不好,有些生气道:“你找人打架,我在这啊,为什么不找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想哭,心惊胆战的,因为你看起来没大毛球靠谱。

    大毛球好歹靠谱点!

    所以哪怕这位合道毛遂自荐,苏宇也有些担心,担心会出问题,自己根本无法辖制,一旦在人境真的大肆杀戮,自己拦都拦不住!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,他不敢说,只好编理由道:“我是怕炊前辈太累了,这次我回人境,可能会遇到大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更需要打架了,打架就可以吃饱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……”

    母球生气了,“你是觉得我没当家的强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母球哼了一声,“我是没当家的强,你这个骗子!”

    心累!

    都当球了,母的也比公的难缠。

    倒是大毛球,想了想道:“那就让炊饼跟你去,我媳妇实力还是很强的,不过我看你是担心炊饼乱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默默点头,是的,没错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用太担心……一般的家伙,炊饼瞧不上!太厉害的,都是敌人,反正你人族也没几个强者了!”

    这话……说的好像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炊饼不是连大明王都没看上眼吗?

    都没吃!

    那一般的无敌,大概也看不上吧。

    苏宇想了想道:“炊前辈,那……您若是想和我一起去人境,您看,您想吃谁,能不能跟我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打完了招呼再吃!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的意思是,有的人,不能吃,我若是说不能吃,前辈可以不吃吗?”

    母球不爽道:“那不是很憋屈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我是说,现在不吃,以后可以吃更好的!前辈看行吗?”

    炊饼思考了一下,勉为其难道:“勉强可以吧!看你把咱家小不点,养的肥肥胖胖的,我就信你一次!”

    肥肥胖胖的!

    苏宇看了一眼小毛球,有吗?

    我怎么感觉和刚见到的时候一个样!

    若是炊饼真的听话,带着这位去人境,安全倒是有保障了,主要还是怕它不听话,自己又无法制约它!

    真随着自己潜入了人境,大肆杀戮,那就是罪人了。

    豆包在一旁,打着哈欠,困的不行,随意道:“没大事,炊饼也不会随便杀戮,就跟你似的,你会闲着没事干,到处踩死蚂蚁吗?”

    小毛球插话道:“他会啊!”

    苏宇无语,我什么时候干过这事?

    这家伙,瞎说!

    豆包也是无语,再次拍了一下小毛球,看向苏宇,“你来就是为了这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炊饼跟你去吧!”

    苏宇想了想,点头,又有些迟疑道:“前辈,我能问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问。”

    “小毛……咳咳,殿下在我这边,前辈是知道的,为何不带走呢?”

    这也是他疑惑的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带走?

    豆包随意道:“为什么要带回来?带回来,很难成长的!我这一族,有些依附性质。最好找一个伴身神文修炼者,一起成长……当年我就是跟着文王一起成长的。”

    苏宇疑惑道:“前辈……真的是文王的神文化成?”

    豆包看着他,苏宇心悸,怎么,问到不该问的了?

    豆包迟疑了一下,还是道:“要说是,也能这么说!但是实际上,也不算是!这么说吧……算了,你可能不懂,我呢,其实是一种规则……规则懂吗?然后,被文王孕育出了灵性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懂了!

    点头,“明白!天生的神文,天生就是一道规则,神文就是规则,而前辈是这规则孕育出了灵性,可是,按照我之前的推断,前辈若是如此的话,该是大道境,就是人王那个等级,为何只是合道?”

    豆包有些古怪地看着他,还真懂!

    “你倒是聪慧,的确是这样!我算是一枚天生神文,规则孕育而成,之后,文王遇到了我,长时间的孕育之下,我有了灵性……文王没有灭杀我的灵性,反而剥离了我,之后,诸天便有了豆包!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是合道……”

    豆包想了想道:“因为我并不完整,不算是一条完整的规则!”

    苏宇忽然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余光看了一眼炊饼和小毛球,豆包好像知道他的心思,解释道:“我媳妇和我家小伙子,都是我自己孕育出来的规则……不是为了补充我的规则,他俩是单独的规则,就是……就是那种单独的,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太寂寞了……”

    豆包感慨道:“所以文王不见了之后,我就孕育了我媳妇,然后,我媳妇出去了,也不见了,我懒得去找,就又孕育了我家小伙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这一下子,彻底明白了!

    这是三条规则的化身!

    他懂了!

    豆包也好,炊饼也好,包括毛球,说是一家人,其实也算,但是实际上,这是三条不同的规则!

    苏宇忽然道:“所以,你们爱吃神文,爱吃意志海,其实都是为了补充规则!小毛球也是,它喜欢舔神文,是因为神文其中蕴含着一些规则之力,它觉得舔了,能帮助它完善规则之力?”

    豆包点了点头,“你很聪明,和你这样的人说话,不累。要是其他人,很难理解的,他们都很愚蠢!总是说,我们只喜欢吃,喜欢杀戮……不是的,我们只喜欢吃一些能完善我们自己的东西,比如规则之力,比如神文上的一些规则法则之力。”

    苏宇这次倒是真的明白了!

    它们需要的是规则之力!

    而不是什么神文,元气,都不是,就是规则。

    “所以小毛球跟着我,可以汲取一些我神文中的规则之力?”

    大毛球点头,“对,其实也不会伤害你的神文,因为你的神文,本就会主动溢散出一些不需要的规则之力,自然呼吸一样,而小家伙就可以吸收这些力量,越是纯粹的神文,它越是喜欢!”

    苏宇点头,懂了!

    怪不得小毛球喜欢那些天生神文,应该是规则之力更纯粹。

    而此刻,小毛球却是泪眼摩挲,“大大,我不是你生的吗?”

    豆包笑呵呵道:“都一样,你本是无意识的规则之力,是我把你蕴养出来的,当然算是我生的!”

    苏宇插话道:“前辈,那你无法晋级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但是我需要的规则之力太强了,最好还是那种无意识,纯粹而又强大的规则之力补充我,文王若是没消失,在他的蕴养下,也许我可以晋级,可是他消失了,没人再有这么强大的神文来蕴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由此可见,文王到底多强!

    他可以蕴养豆包,并且将它提升到人王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惜,文王消失了。

    豆包,其实很难获得这样强度的喂养了,靠自己,恐怕也很难完善自己的规则之力,晋级到另外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也是直到今日,苏宇才明白,这一族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纯粹的规则!

    只是不够强大,这一族,晋级合道,恐怕很容易,但是合道之后,去完善完整的规则,大概就难了!

    小毛球大概也能晋级合道,但是再之后,就难走了。

    它需要不断去完善自己的规则之力!

    苏宇感慨万千,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规则原来也能化为生灵,可怕的存在,这一族的底子,太过雄厚,不过看来,好像就这三位。

    文王也是雄才大略之辈,当年把规则蕴养出了灵性,居然没有磨灭,而是任由其化为生灵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若是磨灭了,文王可能会多掌握一条规则。

    豆包倒也实诚,或者说,并不介意被苏宇知道这些,苏宇问了,它就说了,不问,它大概懒得去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前辈,那监天侯,我听说是什么运灵得道,和您是一样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难道也是一种规则得道?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豆包摇头道:“他不是,运灵……这算是一种天然生灵,他靠吸收一些气运强大自己!气运这东西,其实很缥缈,我们是很难看到的,只能靠感受,谁有大气运!而运灵是可以看到的,监天侯就是靠吞噬气运成长的!所以监天侯,对猎天榜是志在必得……猎天榜,当初文王让他掌控,也有这个目的。因为被猎天榜采集了气息的天才,一旦死了,会有气运落入猎天榜,这也是监天侯最好最容易强化自己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豆包对监天侯相当了解,又道:“所以监天侯,从文王失踪之后,就一直想把这个占为己有,但是他怕文王回来,所以一直不敢!但是他暗中制造一些混乱,让天才彼此厮杀,猎天阁这些年,一直在走这条路,也是为了强大他自己,顺便吞掉猎天榜。”

    苏宇恍然大悟!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猎天阁一直制造混乱,猎天阁的宗旨就是这个,搞事搞事再搞事!

    他们巴不得猎天榜上的天才彼此厮杀!

    原来这一切,是监天侯为了自己强大,而故意做的,猎天阁,上古是监天阁,监察诸天,后来,倒是变成了猎杀诸天天才了!

    运灵!

    苏宇心中想着,而豆包又道:“监天侯其实很难缠的,他吞噬气运,本身就有大气运,这种人很难杀的!他一直在外面行动,但是一直没死,就是因为他很强,运气很好,不然,像他一样活跃在诸天战场的强者,都死光了,就他没死!”

    其他强者,也不是每一个潮汐都会活跃,更不是每一个潮汐,都会留在诸天战场不走!

    唯独监天侯,一直都在!

    但是他没死!

    “运气很好?”

    苏宇呢喃一声,“我运气也很好!”

    豆包随意道:“所以,他肯定想猎杀你!”

    苏宇微微点头,“那前辈是他对手吗?”

    豆包想了想,摇头:“大概不是,这诸天万界,现在能打他的,大概就那个老乌龟!如今这万界,最强的大概就是老乌龟,然后可能就是监天侯,再然后,大概就是天古了!”

    苏宇愣了一下,“天古不是比前辈时期更晚吗?他在上古末年,实力好像不算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但是他很有天赋啊!”

    豆包解释道:“他天赋很强的,他在上古时期,虽然实力不强,可他名气很大的,他和文王和武王的弟子都切磋过,结果都是他赢了!所以我们才能知道他啊!”

    也是,豆包这些人都知道天古,而天古,在上古末年都没证道!

    显然,也是天才!

    而老乌龟,上次说一打二……果然,排名第一的,打第二和第三的,厉害!

    苏宇之前还觉得,天古不算太强呢。

    起码不如豆包。

    现在才知道,豆包是不如天古的。

    “那前辈第四?”

    “第四?”

    豆包摇头,“不知道,有些家伙也很厉害的,比如命族那个老头,他就很厉害,我以前还找过他爷爷算命呢,他爷爷说我能吃了天古,结果没吃掉……”

    豆包还有些遗憾,“天古其实也很香!”

    显然,豆包他们到了这个层次,说谁强谁弱,不交手,也很难判断!

    母球应该比豆包还弱一点,不知道能不能对付一些强大的合道。

    问了这些,苏宇也没什么好问的了。

    能勾搭走母球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如何离开此地,豆包忽然道:“你们要走的话,早点走吧!我想睡觉了,我睡觉了,喜欢做梦,做梦就喜欢吃东西……苏宇,你很香,我睡着了,也许会吃了你!”

    苏宇无语,行,不用我找借口了!

    那我走人!

    苏宇看向母球,“炊前辈,那您怎么跟我一起离开?我这意志海……可未必能承受……”

    母球打着哈欠,不以为然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而此刻,苏宇脑袋一沉,下一刻,一本书浮现在手中,书页上,文明二字中央,趴着一个大一点的圆球!

    母球进入文明志了!

    而小毛球,也瞬间消失,苏宇脑海中,“劫”字神文上也多了一个球。

    这一家子,倒是会找地方!

    豆包倒是没在意这些,瞥了一眼苏宇的文明志,懒洋洋道:“你也想打造时光册?时光册,很厉害的,文王说过,时光师是想打造万法之册,可是造的杀孽太重,时光师迟早要出事……果然出事了!”

    万法之册!

    苏宇心中微动,什么万法之册?

    他刚想着,头晕目眩,瞬间消失在原地,被大毛球丢出去了!

    把他丢了出去,大毛球松了口气,喃喃道:“总算可以好好睡一觉了!”

    媳妇回来之后,天天嚷嚷着吃天古!

    都被喊烦了!

    总算是走了,苏宇真是好人。

    大毛球暗暗感激,带走了媳妇,又把天天捣乱的小家伙带走了,我才不会去接呢!

    还接回来?

    接回来怎么睡觉啊!

    无聊的时候玩玩还行,一直带着,太烦了!

    大毛球欢天喜地地送走了两个毛球,开始美滋滋地睡觉了,总算可以做个美梦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