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都走吧
    “……到了。”

    再停下脚,是户人家院前,

    再顿了下动作,老人转过了身,说了句,领着路,朝着院子里走了去。

    转过视线,再看了眼这佝着身子,有些沉默的老人,也没多说什么,挪开脚步,廉歌同着这老人,往着院子里走了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子里,似乎清扫收拾过,看不到什么杂物,

    院子过去,是个砖石黑瓦的平房,正对着的是堂屋门,

    堂屋门,此刻正紧闭着,如村子里其他人家一样,门款顶上,贴着几张黄纸符,

    堂屋门两侧,朝着院子这侧的两侧窗,窗帘严实的遮着,窗框上,同样贴着几张黄纸符。

    窗后亮着的灯光,通过窗帘,在透过窗,往外映着。

    窗上,门上,贴着的黄纸随着阵阵带着雾气的清风,摇曳着,被水汽湿润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咚咚,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掠过院子,走近堂屋门前,老人伸手叩了叩堂屋门,

    紧随着,堂屋门后,有些嘈杂的声音安静了下,

    脚步声由远及近,

    “……嘎吱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村长?”

    门从屋里一点点拉了开,门后,一个四五十来岁,衣服上还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小心着,往外探出了半边身子,

    看了看老人,又往老人身后弥漫着浓雾的村道上望了望过后,眼神里有些疑惑,

    “……那边的法事做完了吧……戚师傅他们还要会儿才过来?”

    脸上似乎有些小心,眼里有些期待着,中年女人看着老人,出声问道,

    老人闻言,看着这中年女人,沉默了下,

    “……人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是,这些有本事的师傅都忙,哪有什么时间留下来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手放在门后把手上,先是顿了下动作,然后脸上勉强露出些笑容,出声说着,

    “……那村长,你们先进屋吧……我去叫下周围几个邻居……既然戚师傅他们没空吃……我们做了这么些菜,也不能浪费了不是,就自己吃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中年女人拉开了门,让开了身,

    老人闻言,看了看这中年女人,沉默着,走进了堂屋里。

    廉歌看了眼老人,这中年女人,也没多说什么,转回视线,踏进了堂屋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中年男人也紧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堂屋里,正中间,摆着张圆桌,

    圆桌旁,围着一张张凳子,一张张凳子对着的桌上,摆着一副副碗筷,

    一副副碗筷围着的圆桌上,已经摆上几碟凉菜。

    圆桌再往里,靠里墙边,是通往后院的通道,

    似乎听到堂屋里的动静,手上还拿着菜的几个中年妇人,从后院里走了出来,

    “……老陈,戚师傅他们还要会儿才过来?那我有些菜就不急着炒了,一会儿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拿着锅铲,腰上系着围裙的个老汉,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望了望堂屋里,顿了下,说了句,便又要往厨房里走,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了。不会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走进堂屋里,看了看准备酒席的几人,沉默了下,出声说道,

    “……刚做完法事,他就摔了跤……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拿着锅铲的老汉,摘着菜的几个中年妇女,门边的中年女人,闻声,相继顿下了动作,

    “……那这次祭祖……应该有用吧。”

    门边的中年女人顿了下动作,又转回头,脸上勉强挤出些笑容,

    “……戚师傅在他们那儿,都是有名的师傅,各家村里有个什么事儿,都是请他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说着,说着,又渐沉默下来,脸上的笑容也渐渐褪去,

    “……我去叫周围邻居过来一起吃饭,这么多菜……”

    又顿了下,中年女人转过身,便又要朝屋外走去,

    “……都回去收拾东西,能走就往外走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再挪开了脚步,一边往着桌边走着,一边出声说着,

    “……别再在这儿待着了,都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吧。天又要黑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再停下脚,老人回身,抬着头,望了望屋门外,浓雾笼罩下,渐昏暗的夜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戚师傅不行,那我们再请个师傅来吧……听人说,隔壁县上有个灵验的大师,有真本事,就是花钱多点……大不了我们一家多出点钱,去请回来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手里捏着把菜的个中年妇女,脸上挤出些笑容,似乎想轻松些,但说着,也渐渐沉默下来,

    “……能试过的,都试过了……都走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沉默了下,再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堂屋里,那门边站着的中年女人,拿着菜的几个中年妇女,拿着铲子的老汉,沉默下来,

    堂屋里,愈加显得安静,

    清风带着丝丝雾气,透过敞开的屋门,往着堂屋里吹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村长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不走了……我就一个人,无儿无女,在哪……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村长……我们就先回去了……回去商量下……”

    拿着菜的中年妇人,门边那中年女人相继出声说着,又在站了站脚,将手里的菜放了下,相继走出了堂屋里,往着村子里各处走了去,消失在远处的浓雾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于,你也回去吧,收拾收拾东西,走吧。剩下的菜就不用炒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望着屋门外,看着几个人走远,再转回头,对还站在一旁,拿着锅铲的老汉,出声说道,

    “……老陈你无儿儿女,我也差不了太多……走又能走到哪去……我这么大岁数了,还是就待在这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笑呵呵着,拿着锅铲的老汉说着,走到堂屋门边,将堂屋门重新合了上,

    “……还没问呢,这位小伙子是?”转过身,那拿着锅铲的老汉再看向了廉歌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路人,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这老汉,廉歌出声说道,

    “……不叨扰,不叨扰。来者就是客,坐吧。”

    笑呵呵着,老汉出声招呼着,

    “……既然那戚师傅不愿意吃,那就招待小伙子你吧。小伙子你坐,尝尝我的手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去把这剩下几个菜,也炒出来,既然是客人,那也不能怠慢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汉说着话,再转过身,弯下腰,将之前几个中年妇女放下的菜,再拿了起来,往着厨房里走了去,

    “……陈家二娃,你过来,把厨房案台这些菜,端到桌上去。”

    一边走着,老汉再朝着那中年男人喊了声,

    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应了声,跟着也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小伙子,坐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往着老汉和中年男人走进厨房,又沉默了下,转过了身,招呼着廉歌说道,

    看了眼这老人,廉歌转回了视线,随意在餐桌旁张凳子上坐了下来,

    “老人家,劳烦你接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看向屋外,廉歌语气平静着,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老人闻言,沉默着,拿过张桌边的凳子,也坐了下来,望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