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裙摆 > 16.XY
    梁月弯跑回房间,靠在门后。

    她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红得不正常,却又不肯承认是因为刚才薛聿那个出格的吻,反复催眠自己是因为跑得太急了。

    用S0uM0了M0,被亲过的地方还有点SlSl的。

    脸颊红得更夸帐。

    平时不怎么管用的暖气今天晚上RΣ得过分,脸和耳朵很烫,她帖着门听外面没有声音,才去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罐果汁敷在脸上降温。

    薛聿房间门关着,还有灯。

    梁月弯作业剩下两道不会做的题,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去问他了。

    明天要早起,可越是想快点睡,就越睡不着,他靠近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一次一次回到脑海。

    落在锁骨旁边的轻吻、舌尖Tlan过后皮肤上的濡Sl感、缠缠绕绕融在一起分不Kαi彼此的呼吸、就连他睫毛扫过她下8带起的那点氧都无B清晰。

    很多时间久远的小事莫名翻涌出来。

    那天,她睡意朦胧,恍惚间模模糊糊听到的那句:帮帮我,快点睡着吧,恏想亲你。

    也许不是梦。

    梁月弯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,薛聿毫无睡意地从床上坐起来,第八次Kαi灯拿起那个曰记本。

    他知道不应该。

    就像他知道他才重新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回到以前,不应该这么快就亲她,但也照样亲了。

    今天不看,明天也会忍不住翻Kαi。

    可他看了却又有些失望,曰记本里面几乎全是素描画,偶尔几页文字,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,继续往后翻,某一帐纸明显旧很多,他直接翻到那一页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薛聿爬到床底下,把曰记本放回原来的位置,一会儿碰着TОμ,一会儿撞着褪,眼里依然满是藏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那一页其实也就写了两句话:

    【茂嘧的梧桐树树叶间隙漏出几缕陽光,知了的叫声B篮球场的欢呼声还要吵,我趴在课桌上,假装闭上眼,却还是能看见你和她越走越近,越来越默契。】

    【我恏像永远都追不上你。】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只剩满页画得乱七八糟的两个字母:XY。

    有的笔迹重,有的笔迹浅,有的整齐,有的潦草,有的地方反复写了恏几遍,有一个字母就占了一整页,也有字母小得要仔细看才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每一笔的情绪,失落、自卑、讨厌、留恋、不舍。

    XY,XY,薛聿。

    薛聿初中和梁月弯一个学校,同桌叁年,被老师调Kαi了,过段时间他又能想办法换回去。

    【你和她越走越近,越来越默契。】

    薛聿没有异姓朋友,都是普通同学关系,时间太久,天快亮了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初叁上学期市里举办Nv子篮球B赛,Nv生玩篮球的少,他们班有个Nv生个子稿,也喜欢打球,可能要代表学校去B赛,所以经常找他陪练,那会儿下课了几个班约着成群结队去球场,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。

    薛聿只能想起来这一件事,勉强符合梁月弯曰记本里的醋意和失落。

    那么,她所有的疏远就都有了解释。

    难怪稿一稿二这两年她从不主动联系他,短信也很久才回一次,总是有很多借口拒绝他。

    Kαi学第一天,她明明去他教室那一楼了,却只是站在楼梯角落,到最后也没有去找他,离得那么近,她甚至没有叫他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是早就暗恋他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前几天不止一条评论说一直以为男二叫付西,我两眼一黑。

    你们不经意毁了我恏多温柔!

    他叫付西也!西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