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正文 12、王八本性难移
    两人谁也不理谁,默默吃饭。

    吃得差不多,南曦盛碗特色豌豆汤,小口小口喝完,她的小鸟胃饱了。

    “没其他事,我回剧组了,劳务费连同本月其他项目薪酬打我卡。”最后深情看眼没碰一下的芒果沙冰,依依不舍道:“宝贝,最近姐姐戒糖,过阵子来宠幸你哈。”

    “月底30号老人过寿,你提前把时间腾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南曦长经验了,认真询问清楚:“哪位老人,你妈还是我妈?还是,”你奶奶你爸。

    询问被打断:“我妈。”

    对哈,脑子被绿茶影响的欠费。9月30号是张母五十九岁寿辰,按当地规矩讲究,五十九办六十大寿,整六十不办。

    南曦眨眨眼,不过,张亦辰这声调挺不耐烦啊?本来对方要好好说的话,她肯定去。私人恩怨不迁怒无关人等,是她做人基本准则,何况大事。

    可刚帮他处理完绿茶,给她玩翻脸无情。行,王八好样的,必须教教他做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学着老人慈爱的样子,生动还原,“张妈妈肯定问我为什么不去啊,是不是很忙?我失落答不是。等她又问是不是有闹心的事情啊?我把这东西发给她,你等着挨骂吧。”

    点开手机录好的抓奸音频,双手拖住下巴,凝视张亦辰,等他露出苦闷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亦辰轻笑:“呵,曦儿,你觉得拿着没头没尾的东西过去能换来什么?”

    一句话点到南曦软肋,的确没录到劲爆干货,但输人不输面,梗起脖子还嘴:“最少证明你伙同其他坏女人一起害我!苏竹好歹咱们发小,蹭下热度怎么了?看你那抠门样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给你提供点实质性的内容?”

    张亦辰掏出手机,解锁翻到聊天内容,摆在她手机旁边。

    王八会如此好心?但不管真假,禁忌的果实在诱人上套啊。

    南曦傲骨铮铮地拒绝:“我不看。”嘴上坚持最后倔强,眼睛却很诚实,偷瞄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扫视完,心拔凉拔凉,人家的证据比她充分多了,有理有据证明他无辜。

    那日她更新微博没多久,安悠然主动找到张亦辰,发照片嚼舌根,意思南曦和苏竹从小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后面张亦辰一字未回,前天小绿茶发来撒娇中带着威胁的信息,让张亦辰给她接风洗尘,她便不告诉南曦照片的事情。

    哪怕从信息的只言片语,能看出张亦辰不过昨天回复个‘好’字,安悠然欣喜若狂许久。甚至专门把自己照片做成表情包,花式卖萌。

    可悲啊,南曦不光替小绿茶感到可悲,也替自己,两个人全被张亦辰操控在鼓掌之中。他不喜欢被威胁,万一闹大也懒得在父母面前解释。于是搞出此举,一箭双雕。

    “乖,礼物我会帮你准备,人到即可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真的很烦和自大的人相处,偏偏还遇到个最自大的人。

    每当‘乖’字出现,南曦会不自觉联想到她所养的SD娃娃。娃娃很乖,所用所穿皆最贵最好,可连选择头发颜色的权利都没。

    乖乖认命当对方最贵的娃娃?偏不,南曦双眸暗芒涌动,嘴角勾抹冷若冰霜的笑意,问:“张总是需要我照例配合,表演好儿媳对吧?”

    张亦辰:“……你要这样认为能开心点,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惊现渣男经典语录,但放在此时,分外悦耳。南曦嘴角弧度愈发扬起,兴奋冲破冰层,爽朗答应:“好,我也不黑你,一场50W。充十送一,概不赊账。”

    互相利用呗,WHO怕WHO。

    点开手机备忘录,边回忆边输入:“之前几年不给您算,当孝敬二老。今年已经参加五场家庭聚会,算上今天和月底,一共七场。嗯,充值比较划算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你想演《飞霜流光剑》?”

    突发问题把南曦整懵:“哈?”

    “不用算账,你去参加试镜,不管通过不通过,当抵消今年的,”张亦辰顿顿,蹩脚吐出后面的话,“私人出场费。”

    南曦激动到热泪盈眶,深怕对方会反悔,忙开启段新录音:“你快再说次,我留证。”

    她签在天禹,如果不经过公司同意私接别家活会违约,需要赔付的违约金堪比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张亦辰移开支棱到嘴前的手机,神色倏地转为严肃,“明天我去趟阿沙国,那边管道被当地政府卡住。有急事联系高秋锋,他留守在本地总部。”

    难得对方大度,南曦跟着略显关心,问:“石油公司出事啊,可阿沙国那边恶性流感控制得并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受大风向影响,他们上半年石油利润下降50%多。饿极了,要从老主顾背后捅血刀子。”张亦辰揉揉南曦柔滑的发丝,“别担心,我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南曦扭头抽回头发,嘀咕:“谁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不管试镜是否通过,别轻举妄动,一切等我回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下午,《春寒》剧组,南曦补的五场戏全部一次性通过。

    报复式的演技炸裂,看傻了杨盼盼。在今天之前,她一直以为哪怕是影后,偶尔出错很正常。拿组里的女二宋玉和男主顾凡当例子,他两位列实力派演员,不也经常状态不好NG。

    原来是自己眼界狭隘了,真的有为表演而生的天才啊。

    “何导,我能不能把雨戏重拍下?如果您方便的话,耽误您点时间,”杨盼盼主动申请,态度诚恳,“我已经获得顾凡同意,我和他诀别那两场可以演得更壮烈点。”

    何导讶然,一声‘哎哟’没忍住脱口而出,随即赞赏地点点头:“可以,反正南曦提前结束,有空余时间。以后多看看前辈表演,总能学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何导。”

    南曦坐在休息棚,手动扇着风,痛骂王八张:“王八王八,本性难移。看不起谁呢?老娘我出马,能有不过的试镜?”

    黄怡和小李提着四大袋雪糕给众人发完,回南曦身边。

    出于职业敏感,黄怡立马注意到桌上被抛弃的电动风扇,拿起开到二档搁在南曦脸侧。

    “我家曦曦不开心啊,哪个不长眼的坏人惹到我家曦曦?”

    “王八张。”南曦把吹乱的头发往后拨拉。

    黄怡愤恨恨地骂道:“不长眼的死男人,有个又漂亮又业务能力强的吉祥物还不好好珍惜。如果我能如此好运,可含到嘴里怕化了,捧到手心怕摔了。天天好吃好喝供着我的吉祥物,万事顺着我的吉祥物,唯恐她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一顿彩虹屁吹完,身体力行地端起小风扇给南曦另一面吹风:“曦曦大人,有没凉快点呀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南曦闭眼享受。

    “那曦曦大人有没心情好点啊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辛苦你哈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算辛苦。我能力有限,做不了大事。”黄怡长叹口气,“所以呢,小事可千万别怕麻烦我。”

    南曦不客气说道:“当下确实有两件小事需要你帮忙联系。”和亲近人绕弯子,等于见外。

    黄怡欣然答应:“好啊,你说。”忽的想起什么,改口:“等等,我先和你说件事,”拉开双肩包,摸索半天,掏出个小物件。

    很眼熟的小塑料瓶,老港片BGM跟着响起:“铛铛铛,公司打算给你签下这款眼药水代言,下月去拍广告。周末商家会把广告本子发过来,你得空时间记得看看哦。”

    见南曦无反应,黄怡说得更卖力:“这款眼药水专为佩戴隐形眼镜人群和长时间用眼人群设计,可以缓解眼干涩眼疲劳。它温和不刺激,药效持久。只需轻轻一点,五秒奏效。”

    南曦支着头静看黄怡演,事出反常必有妖啊,难怪张亦辰中午热切给她滴呢。

    还没换来反应,黄怡拿出杀手锏,自己掰开眼皮滴入两滴,高赞:“你看你看,我没流泪吧。来,我给你试下。”

    南曦抬手阻止敌方靠近,拒绝:“我不接,你知道我讨厌此类药品。我自身体验都不佳,如何宣传给信任我的人?说假话的事情不接。”

    以为黄怡会和往常般死缠烂打,哪料对方把眼药水往南曦手边桌面一搁,先撂挑子:“行,上面人说了,不强迫你,你试过不满意的话可以不接。曦曦,咱们这次坚持到底,不要就是不要,不能给上面惯毛病。”

    南曦比划OK,捏住药水软瓶仰头,颤抖的手没抬起,宣布放弃:“我滴不下去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黄怡一步跨到南曦面前,接过小瓶,扒开她左眼皮,快准狠滴入。

    南曦呲着牙,不停挤眼睛,妄想把药水挤出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,挤着挤着,记忆中的药水强烈刺痛感并未出现。

    难道她抵抗速度超过药渗透速度,全随眼泪流掉了?违背科学啊。

    黄怡瞅准时机,添把火:“我去给上面人说,破东西咱们不接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下,”南曦不信邪,实践大于一切,“你给我右边滴滴。”

    黄怡‘啊’声夹断,不再质疑,她家祖宗可要面子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