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正文 11、配角摆正自己位置
    解锁查看最新信息,张亦辰:再不出来,你最爱的芒果沙冰全化了。

    南曦骇然失色,两指按回复:你知道我在哪?

    张亦辰:哭戏不错,把这样真情实感的爆发力延续下去,进国家一级演员行列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南曦头皮发麻,脑仁抽痛,一半气的,一半羞的。

    思想竟开始短路,不过一下没跟上速度,对方嘲讽再来:孩子的事早点办了吧,方便下次有人配合你演。

    这货要不要脸啊?好意思持续补刀啊,不懂她不回话在退让吗?见好就收可是传统美德,他怎么就不会呢!

    气极反笑,也对,王八要什么脸。怪她,忘记种类划分。

    南曦:我走了,晚上云尚你家见,祝你平安健康。

    敌众我寡,傻子才送上去给人两联合欺负呢。反正证据在手,晚上让张家二老听听,他是如何私通其他女孩欺负她。

    还治不了你了!

    张亦辰:今日会客任务,让安悠然羞愧离去。

    南曦对着屏幕tui下,自己招惹绿茶,活该请茶容易送茶难,还指望她出手相助?做梦去吧,梦里啥都有。

    回:另请高明,我回剧组补戏了,公事第一。

    张亦辰回信极快,南曦才扶着冰箱站起,手机震动又来:50。

    不屑的‘切’声,她是用钱能买原则的人吗?

    抖抖发麻的腿,信息再来,而此次只有一个字母:W

    冷笑着锁住屏,离开厨师间。

    推开6号包厢门,没错,她没敲,直接推开门。

    钱到位,戏必须不能差。此刻正宫气场十足,往张亦辰身边一坐,瞥眼几乎化成水的沙冰,轻喃道:“菜凉了。”没动过的也算剩饭菜,反正她不吃。

    张亦辰持筷夹起块糖醋鱼送入口中,面色淡然与平日无异,轻轻应声:“嗯,换。”

    手指自然按下服务铃,不曾询问他人意见。

    打从南曦走入,安悠然震惊到忘记去追究,为什么自己的接风宴会邀请其他人。可就算记得且有胆子问,有什么用呢?来的人可是南曦,问出只会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安悠然方才说羡慕她的话,句句真心。这世上能让张亦辰因小事为之色变的人,只有南曦,正如能让张亦辰亲自试菜的人,也只有南曦。

    多年来,二人关系看得亲近朋友越来越迷。以张亦辰的态度来定位,算恋爱吧,南曦却不承认。既然不承认,大家公平竞争有何不可。

    “南曦姐姐,谢谢你来参加我的接风宴。”调整好心态,先宣布主场位置。

    南曦难得抬抬眼皮,看眼坐对面的安悠然,问:“你是?”语气像极了才发现包厢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安悠然刚调整好的脸色又难看几分,“我是悠然啊,咱们小时候常玩,两年前春节还聚过呢。近期我在国外留学,姐姐不记得我也正常。昨天刚从亚特兰大飞回来,今天亦辰哥哥来给我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瞅着对方努力扯出的笑容,比哭还难看,南曦淡淡‘哦’声,安悠然脸上总算挂起得意的神采。

    南曦不睬这飘忽不定的自信,侧头问张亦辰:“最近美地恶性流感肆虐,她核酸检测没问题吧?这样的人你都敢见啊。”

    张亦辰:“……你怕的话,咱们换家吃。”

    安悠然错愕之余怒上心头,南曦这嫌弃的样子,和对待一只病猪没区别。而心爱的亦辰哥哥在干什么,意思要她出示健康证明才肯留下吗?

    奇耻大辱啊,可不证明眼睁睁看狐狸精勾引走亦辰哥哥吗?

    安悠然咬咬牙,从包里翻出手机,找到健康码界面,伸到南曦面前,委屈道:“姐姐你看,我有绿码呢。”

    南曦避开,往张亦辰身边靠靠,警惕至极:“说就说,离我们远点。”

    安悠然可怜巴巴地垂下胳膊,不再越界。

    第一局PK,南曦KO安悠然。

    不多时,服务员敲门获批,躬身进入等待指示。

    张亦辰:“桌上菜品全撤了,上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按原菜单重做吗?”

    服务员把平板显示界面切入菜品订单详情页,递上。

    张亦辰推到南曦手边,“你看有什么要补充。”收回手的刹那帮她把耳边一缕发丝顺到耳后。

    南曦习惯在忙或心烦时候整理好头发,不喜视线被遮挡。

    可假手他人,还是讨厌的人,不是绷着良好的表演素质,早跳起来炸毛。

    快速浏览完菜单,基本以鱼和素菜为主,满意道:“没我不爱吃的肉挺好,不用改。”

    把平板递还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对南曦的声音太记忆犹新,惊愕地抬头望向对方确认。

    南曦回以灿笑,服务员立马了然于胸。这是收集到能谈判的筹码,在正面刚。偷睨眼清秀小三,气势低了南曦最少四层。

    “好勒,请您稍等。”大有种助人为乐的快感,冲南曦竖竖大拇指。抱着平板退出屋内,用对讲机安排其他同事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桌面重新收拾好,服务员在上菜过程不会主动注视客人,南曦放心地摘下墨镜。

    隐形眼镜加墨镜堪称史上第一干涩刑具,闭眼用手指顺眼球轮廓揉着。

    “别揉,滴药水。”

    南曦拒绝:“不要。”受不了药水刺激的酸爽。

    自残的手被按停,南曦睁开眼,拨拉开张亦辰不知道从哪变出眼药水。

    她明白长时间乱揉会对眼角.Mo造成损伤,但偶尔几次又瞎不了,最少稍稍舒服点。近视眼手术的确可以一劳永逸,问题腾不出时间外加怕风险。

    剜张亦辰眼,示意老娘正不爽,少添堵。

    对方毫不收敛,反手握住她拨东西小手,另只手臂拦腰搂住她往自己怀里送,双唇靠近她小小的耳珠,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声音说:“别逼我动手帮你滴。”

    南曦嫩出水的脸颊漫上红霞,低声斥道:“你好讨厌啊,合同明文规定,过线戏不接,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南曦娇羞扭动闪躲,两人肢体无意触碰,张亦辰目光愈发幽深,轻含住可爱的耳珠,以示警告。

    湿热的触感直冲南曦脑端,酥麻蔓延全身。本能推开对方,慌乱地站起,后退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登时包厢气氛变得微妙,安悠然很无意地发出一声惊讶:“姐姐,哥哥身上又没流感,你躲什么鸭?莫非姐姐还在生气哥哥接受我照片的事情,故意惩罚哥哥,不让他亲近?”

    南曦定定心神,捕捉到安悠然神情里来不及收回的讥笑。绿茶得志,太过碍眼。不得不说张亦辰很会挑场合坦白罪行,如果只有他俩,或者她先发现,肯定不会让他好过。

    但摆出这么个挑事、招人烦的主,必须先一致对外啊。

    杏眸暗波流转,坐回位置,小粉拳柔情似水地捶下张亦辰胸口,娇嗔:“讨厌,明知道人家怕痒。”

    张亦辰不为所动,南曦使劲含情脉脉地暗送秋波,甜甜唤声:“亦辰。”

    掌声响起,安悠然盯着张亦辰重新搂住南曦肩膀的手,眼中妒火燃起,“姐姐不愧是影后,好演技鸭。光凭轻易遮去厌恶这点,估计妹妹永远学不会。”凭什么南曦一次次得到心爱哥哥的包容?

    南曦还以哂笑,敢明着挑衅,别怪她不留面子。打开手机微博,调出工作室所发照片。

    “不能怪姐姐没认出你,怪换头术实在太厉害。这是你吧?”葱白手指点到照片里最角落处的女孩,不是南曦放大,没人会留意到有半面脸入镜。

    安悠然如遭雷击,惊恐地怪叫起来:“我听不懂你说什么,我没整容,当心我告你恶意诽谤。”不信南曦能有自己儿时的完整照片。

    笑看对方狗急跳墙,南曦惋惜道:“以前方脸单眼皮女孩挺可爱啊,干嘛非要学别人割双眼皮、削骨打玻尿酸呢?还有配角啊,最好时刻摆正自己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乱说!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没受过大委屈的安悠然一下情绪失控,不住嚎啕大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委屈孱弱的样子,好似在无声指责南曦的罪行。

    南曦不接,冷酷下达逐客令:“要哭出去哭去,别打扰他人就餐心情。”那么舍不得她的厌恶,必须成全。

    安悠然猛地让激醒,体会到自己的愚蠢。打从南曦出现,饭局开始各种横生变故。她如同小丑,一步步被对方牵着鼻子出洋相,落得满身狼狈。她竟还妄想用柔弱换取亦辰哥哥同情,简直太可笑了,她的卑微只会衬得南曦更光彩耀人。

    无力地捏起鹿皮链条包,惨淡起身离去,她需要修整下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深沉的低音一扫安悠然心底所有阴郁,惊喜回头:“亦辰哥哥。”

    张亦辰推把放在地上的长方形锦盒,冷声道: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安悠然双唇微启,眼中闪过不甘。挣扎片刻,俯身抱起锦盒退出包厢。

    第二局PK,南曦完胜。

    烦人的嘈杂恢复平静,重新烹饪好的菜品陆续上来。南曦心情没受任何影响,优雅地拿起筷子,每盘认真品过。身边的男人可不会亏待自己,早在她拿起筷子同时,他已经开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