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正文 10、一切为了孩子
    南曦用手指推开身上树赖,嫌弃道:“你可以带薪当学徒,只要别懒,哪用学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搞特殊嘛,你知道我很怕别人背后议论我。曦曦大人,烦请务必批准小粉丝一丁点诉求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。”南曦当作分界线的手指抵在两人中间,以防树赖粘人。

    黄怡偷望着南曦精致的侧颜,‘嘿嘿’傻笑两声,她月薪从去年开始仅次于金牌经纪人。自己没啥大特长,从小在班里便是垫底不出彩的小透明,怎会不知特殊照顾从何而来,是自家宝贝曦曦专门找张总谈下来。

    近几年提倡保护动物,家里水族馆生意惨淡,各地主题公园接二连三关门。父母尝试其他方面投资,毕竟门外汉比不过老口碑。家里不用自己去负担任何,但起码得自力更生吧。

    拿着精英白领的工资,不过帮南曦处理和善后些琐碎的事情,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必须把愉快的心情分享给所爱之人,黄怡盛情邀请:“小粉丝我呢,最近发现家超好吃的网红日料店,请问大影后是否赏脸陪我去打卡?我有提前侦查过他们的环境,隐秘性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日料啊。”南曦馋虫被勾起,算起来好久没吃刺身。

    已经抵达嘴边的‘行’字被手机弹出信息打断,张亦辰:珠光塔36层6号包厢,独来会客。

    心中暗骂声‘王八张’,每次卡准时间来扫兴。合理怀疑对方在车里按了监控,不然每次会客地点都恰好在她附近?鬼信是巧合,等夜深人静时候细细找找。

    拿出三件套伪装好,不好意思推脱道:“黄妈妈,我中午有约。你喊你家那口子陪你吧,咱们下午《春雪》片场见哈。”

    算好黄怡的脑反射弧时间,急忙安排小李:“前面拐角靠边停,下午2点半在珠光塔地下车库G区四号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姐。”

    车停稳后,快速逃离惹人现场。果然在五分钟后,南曦手机被重复信息轰炸:曦曦,你外面有狗了吗?大哭.jpg

    先让对方哭会,直接回复哄不好。

    渣女本渣·曦,毫无忏悔之心。

    抵达36层旋转餐厅,没心思欣赏窗外云端的浪漫景致,直接报给服务员包厢号和订餐人。

    服务员仔细核对完,躬身带路。

    绕过雅座大厅,沿着星空灯长廊走到最后的包厢前。

    门没关实,留条缝隙。服务员刚要去敲,被南曦拉住,比划出‘嘘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服务员愣住,对方在偷听?

    察觉到服务员要提醒屋内人,南曦一把将其拽走,来到安全距离,沉声问:“6号旁边包厢有人吗?没的话,我进去消费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犹豫着,不知如何作答。6号包厢是天禹秘书长所定,这种分量的人,无论如何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权利批准此事,如果您执意坚持,我需要请示经理。”

    南曦扶扶墨镜,长叹口气,嘴角漫上一丝苦笑,哑声道:“6包坐着我老公和小三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如春雷炸响,准备按下对讲机通话按钮的服务员手停在上方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收集点证据,既然注定早晚要离婚,我想尽量给孩子多争取些实质性东西。”

    两行清泪滑过南曦消瘦的脸颊。

    服务员虽看不清她墨镜后的眼睛,但听着痛心疾首的哭诉,恻隐之心被激起几分,从工作腰包掏出纸巾递上:“您别哭,我能理解您。但是公司不容许,我们必须保护客户隐私。”

    南曦接过纸巾,诚恳道谢:“谢谢,你当我是普通就餐人员好吗?我所做一切,无外乎为了孩子。”当再次提到孩子,南曦伤心到不能自己,眼泪浸透大半张纸巾。

    服务员匆忙递上新的,安慰道:“哎,我也是当母亲的人。我知道您的心情,如果真死心了,根本不会在乎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感情一文不值,可孩子很无辜。”南曦擤擤鼻子,从包里拿出手机,翻到之前和黄怡女儿乐乐拍的照片,“你看她多可爱,如果我单身一人,可以不要任何财产。但孩子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,若全让小三骗去,我的孩子可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服务员心里绷着的最后底线被母亲同理心压垮,如实道:“6号包厢旁边的4号包厢隔音很好,听不到任何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啊!!”妹的,白演一场。南曦哭得更悲痛了。高级餐厅不会给包厢装监控,她不用问。

    “您随我来,我带您去厨师专用门,那边应该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总算没白哭。

    限定尝鲜的菜色如果从统一后厨端来,会耽误最佳口感时间。为了满足追求极致完美味蕾需求的尊贵客人,这家老板在VIP包厢旁边设有专门厨师间,做好及时送上。

    服务员把人带到后立刻离开,再好奇不能跟着犯规,被抓到可不是单纯丢掉工作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南曦静静聆听会,发现只要靠近门即可听清,无须专门把耳朵贴上去。天助她也,欣喜地打开手机录音。

    “亦辰哥哥,听伯母说你最近对清古瓷很有兴趣。前些日子我闲来无事,逛伦敦佳士得拍卖会,一眼看上这尊乾隆时期的官窑粉彩瓷罐。觉得你定会非常喜欢,于是拍下来。”

    娇滴滴说话的人叫安悠然,家里做古董生意。这姑娘对鉴定古董的造诣如何,是否和祖宗一样炉火纯青,南曦不知道。但论起对张亦辰的执着追求,绝对无人可与其比拟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其是为爱坚守吧,南曦也不信。毕竟纯粹为爱的心很敏感,会特别在意对方的回应。安悠然要不圣母到极致,自我幻想足以慰藉心灵。要不从小便能慧眼识珠,看重张亦辰比别人高贵的吃穿用行。哪怕家里陈列的块块手表,从来Patek Philippe或Roger Dubuis定制款专属款,每块估价堪比唐前古董真品珍品。

    正是透过门缝看到安悠然,南曦决定走步险棋。今天若能录到张亦辰出轨证据,还愁婚姻的枷锁破除不掉吗?

    近几年早把所欠本金还清,但滚出来的几倍利息宛若永无止境般,还不清。只要证明对方有错在先,冲张家二老明事理的态度,肯定还她公道。

    光幻想着单身的幸福生活就克制不住内心兴奋,不禁笑出声。猛然回过神,懊恼地闭紧嘴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安悠然问,好像被吓到。

    张亦辰轻笑:“可能是老鼠。”

    南曦心中一凛,万一对方寻声推开厨房门查看,届时她反被抓,得多丢人啊。

    猫腰藏到冰箱旁边,竖起耳朵听里面动静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她多虑了,这种天赐良机,绿茶女哪会放过,可不抓紧钻进对方怀里。

    果然不负她望,安悠然尖叫声,随着东西砰砰落地声,柔弱的娇吟来了:“老鼠鸭!!亦辰哥哥,人家害怕。”

    南曦被雷得没蹲稳,差点额头磕到冰箱上。这两人有没起码的常识啊,此类高级VIP包厢怎会有老鼠出没。

    真一个敢说,一个敢装。

    她此刻和安悠然一样忐忑,都期盼着张亦辰赶紧说点撩人的骚话。

    盼着盼着,盼来绿茶诧异:“欸?亦辰哥哥你怎么按服务铃啊?”

    没感情的回答:“太乱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需要服务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收拾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女士请您不要躺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南曦:……

    腿快蹲麻,就等来这??

    自找苦吃莫过于说此刻的她吧,不行,她要坚信,只要绿茶够骚够主动,没有撼动不了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,嗯一定。拳头上下轻敲腿部,帮助血液流通,好不容易等到服务员收拾好离去。

    安悠然:“亦辰哥哥,南曦姐姐应该喜欢苏竹弟弟吧,不然何必专门在媒体官宣帮他炒人气呢。她可能无意给公司添麻烦,但关心则乱,为了帮喜欢的人做出如此大的牺牲,好厉害呀。姐姐被大家定位为女神,没想到遇到爱情也和凡人一般,恋爱脑呢。”

    安静,无人回话。

    南曦挺佩服安悠然的脑补能力,真想给她递上笔,以后自己的情路靠她写,保证不枯燥。不过够没素质,自己和苏竹又没招惹她,拉踩干毛线。

    片刻后,安悠然锲而不舍的找话题:“好羡慕她哦,每次惹事有亦辰哥哥帮忙兜着。这次悠然收藏的老照片能帮到哥哥,悠然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换南曦没法淡定,感情小时候的照片是安悠然曝出去,好一对狗男女,联合起来气她。

    一忍再忍才压抑住冲出去暴揍对方的冲动,为拿到证据,她快变身为忍者神龟了。

    又是无人答话的寂静,莫非张亦辰已经感动到采用肢体行动,这样岂非光隔门蹲守不好使?

    正犹豫,娇滴滴的声音尽显吃味。

    “亦辰哥哥你很忙吗?答应给人家接风洗尘,怎么光看手机啊。”

    手机?南曦握在手里的手机跟着震动起来,吓得她差点没抓稳掉地,还好提前调成静音模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