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正文 8、我建议换个角色
    等不到她答复,杨盼盼恍然察觉到气氛不对,别扭圆场:“南曦姐你别误会,我不是那意思,好东西肯定要和好姐妹分享啊。”

    南曦跟着勉为其难答应:“好吧,有鳄鱼皮拼翡翠绿吗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声声沉闷的呼吸,杨盼盼真没猜到南曦如此心黑,敢往上百万收藏级要。

    随后带着火气的有迸出,“明天给姐姐送到水岸天成公寓。”

    南曦全然不在意对方情绪,既然先提了好处,成年人为自己决定买单没什么不对。往常杨老开口麻烦她可狡猾多了,欠下一屁股未实现的许诺。

    女替父偿,更是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教我,还是明天拿到包再教”反正付过好处,杨盼盼认为不需要继续装乖卖巧。

    南曦悠然接过南母送来的果汁,比划着手势,示意还需一段时间,让母亲先午休。

    待南母回屋,笑问杨盼盼:“并非姐姐不信任你,既然你问了,要不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”

    类似玻璃制品掉落的破碎声响起,杨盼盼彻底绷不住:“你看不起谁呢我堂堂杨家大小姐会赖你个破包”

    “盼盼啊,别急。”南曦吸口果汁,等到对方沉重呼吸到第五声,缓缓道:“我不过在回答你问题,而且才和你说到哪跟哪,你小脾气就收不住了。导演,尤其是有名气的导演,多数脾气比你更高,难不成你也上去和人家吵架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吵过。”杨盼盼不服,自言自语嘀咕,“问题他压根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南曦翻过没营养的顶嘴,建议道:“你最好让编剧给你换个角色,别让你爸拿着钱上去砸。对待文人墨客,尊重摆第一,你自己好好去和编剧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杨盼盼觉得自己智商有点跟不上,茫然问:“换什么角色啊”啥角色能比傻白甜更简单

    “表演不似考试,临时死记硬背最没用。我想想啊,应该有很适合的你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听着南曦安慰成分居多的建议,杨盼盼愈发没信心。进组开始自信心百倍,把其他人当成柠檬精。几天混完,可真混到啥都让替身上,那估计连老爹那关都忽悠不过去,老爹肯定让她少胡闹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只剩看似不靠谱的南曦,杨盼盼态度放低几分,耐着性子问:“南曦姐,你想好没”

    “嗯,”南曦拉长音,描述出脑子里的大概雏形:“你演留洋回来的富家小姐吧,被男主豪情壮志迷得无法自拔,最后为爱家财散尽走上革命。嗯这个不错,你应该比较容易表现。”

    杨盼盼没搞懂玄妙在哪,不得不认怂承认:“我咋觉得我之前的角色更好演呢这个又要演出爱情的炽烈,还牵扯家国情怀。太难了,我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难啊,别扯家国情怀。”怕杨盼盼无法感同身受,南曦列出假设,“你带入想下,如果你深爱一男人,你爸不同意,你会不会为他放弃你优越的家境”

    杨盼盼几乎不假思索答道:“当然会”

    总结陈词送上:“对啊,这是你原始性格啊,你演自己有啥难。”

    杨盼盼拍案叫绝:“vvvery good啊,姐你不愧是我爸强烈推荐的学习标本。你在公寓吗我必须亲自把包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标本标本有被冒犯到,是标榜吧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狡诈算计至极的老人,女儿却直爽不修边幅,果然物极必反。

    “不在哈,我在云尚呢,你把包寄到我公司或者交给我助理皆可。”

    “云尚啊。”杨盼盼默默重复遍,不可置信追问:“该不会是5a漓江景区里面唯一合法的两幢民用别墅,云尚”那可不光简单的有钱有权能买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x,牛啊。姐你够深藏不露,等着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迎来风风火火的杨盼盼,对方左手提着包,右手提着车厘子大果篮,尽显壕气。

    自我介绍完,南母回忆半天没对上号,南曦小声补充:“她家近几年刚暴富起来。”

    南母了然,耳语回道:“是暴发户啊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杨盼盼耳朵挺尖,大大咧咧地伸手捏把南母腰,赞赏道:“没错,阿姨您真有眼光,我家可是近两年最招人嫉妒的暴发户。”

    南曦:这值得炫耀

    足足冷场快一分钟,杨盼盼迟钝发觉不妥。作为晚辈失礼了,但手已经摸过,好生尴尬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,阿姨您在煮饭吗”

    尬上加尬的问题,不如不化解。

    咕嘟咕嘟饥饿在哭诉,杨盼盼裂开嘴角,请示:“我能不能,”蹭个饭

    “不能”南曦打断,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杨盼盼干光两大碗西红柿面条。

    南曦再坚定如磐石,扛不住南母圣母心泛滥。

    摸着吃撑的小肚子,杨盼盼满足感叹:“比我后妈做得好吃多啦,好久没吃过纯正的妈妈味道。”

    南曦听说过杨家大概情况,杨父暴富后把小三领回家,气得杨母不到半年抑郁而终。好在杨父非常疼杨盼盼,无论小三如何耍手段,坚持不同意生二胎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生母不在了”南母小声问,南曦点头。

    老人刚准备劝导几句,渗人的鬼哭飘起,后脊背发寒,张望寻找源头。

    杨盼盼用纸巾蹭蹭手,摸出手机接通,鬼哭止住。

    南曦对母亲露出无奈的神色,禾母顿悟,原来是铃声。可能出于对杨盼盼的同情,面对种种怪异行为非但没厌烦,反倒很喜欢。

    杨盼盼把电话置于耳边,开始一分钟不说话只听,后面快言快语反驳:“你思想太死,不光思想死,领悟能力匮乏到可悲。你好好体会下我的深意,想明白给我回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整个过程省略交流环节,宛若大师训学生。

    慷慨激昂发言结束,没观众捧场,憋不住道:“现在的编剧太难带了,还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南曦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,抬头问:“编剧的电话”

    “对啊她说没空给我写新角色,建议我优秀自身,别总要求别人。南曦姐,你说气人不气人是不是没水平的人都喜欢先训别人啊”

    南曦崩溃,这人在点评自己吧

    失算了,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要包吗”

    “别介呀,姐硬起来,你支得招应该好使。咱们晾她一晚上啊,她保证能深刻体会到自身错误。”

    哎,无能为力改造对方,自食其果吧,薅秃头也得处理完。赶走恋恋不舍的杨盼盼,南曦和编剧电话沟通整整三个多小时,十八般武艺轮番上阵,好不容易说服对方。

    编剧连夜赶出新本子,她好不到哪去,陪伴整宿,帮忙一起细化丰满人物。好在努力没白费,白天捷报频传。杨盼盼新角色的几场戏基本三遍内过,虽不算出彩,但最少不出戏。拿何导原话精辟点评,知足常乐吧。

    由于困难户太过顺利,间接导致只剩南曦的补戏没拍。风水轮流得有点快,换杨盼盼送来安慰电话。干笑着回以感谢,重新和剧组约定好拍摄时间。

    荒废两天,复工当日大早醒来,吃过南母爱心早餐,站在路边等车接。

    狂躁的马达声由远至近收尾在她身旁,国内唯一的bugatti银蓝百年纪念款骚包登场。

    车窗摇下,车主和他的车一样狂妄,甩下两字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南曦踩着八分细跟鞋,往后退几步,避开骚包车所停位置,向远处眺望。

    早在十分钟前专属司机报告马上到,至今没见到保姆车影子,时间观念太差。

    “小李,到哪了稍稍快点哈。”约好的杂志拍摄时间剩不到半小时,万一堵车必晚,习惯迟到的南曦难得想守时一次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小李也满头雾水,急切问:“张总秘书说安排接您的人已经到了呀,姐您等等,我再问问。”

    已经到了南曦用食指压低墨镜,四周环顾圈,整条环湖路除了骚包的bugatti,别无其他车。

    秒懂,王八张可以啊难怪有恃无恐地坐在车里吹空调,留她在外面挨晒。

    “不用查了。”

    车门自动朝上打开,瞄眼约车app显示:最快专车在一小时后抵达景区,需要自付门票。

    南曦默默锁屏,人啊何必难为自己,既来之则安之。

    坐入副驾,系好安全带,打开手套箱,从包里掏出两张红票子拍在其中,道:“师傅,送我去南环路157号。”

    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,南曦潇洒地把头发往后撩撩。手臂支在车窗,手掌拖住头,闭目浅眠。

    “两人门票自付。”

    怡然自得的神色定格在南曦脸上,一对眸子倏地睁开。掰开包扣拿出六张红票,确认数遍放入手套箱,重重合上。

    “心疼了”

    讨厌的轻笑声,南曦漠然纠正对方工作态度:“开车请看路,下次最好搞个收款二维码,贴在醒目处。”

    抵达目的地,黄怡、杂志林主编、保镖早侯在下车点。见南曦从标志性超跑下来,黄怡惊得目瞪口呆,好似眼珠子快掉出眼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