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正文 6、别怕
    可见南母翘首以盼的样子,南曦咋能让对方失望呢必须列举出典型:“他的自负属性绝对从出厂就被点满您记得我小学四年级的马术课吗”

    南母应嗯,南曦开启吐槽模式:“您也知道上流孩子的圈子,全在比谁的小马驹更好。当时黄怡刚转学过来半年,她父母不知道学校规矩,没能及时从国外把马运回。同学们都在笑她,她嘴笨不会还嘴。”

    南母认同:“黄怡这孩子的确从小到大性格太绵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嘛平时老黑她的零食吃。毕竟吃人嘴短,站出来说马算啥啊,黄怡家可把海豚当宠物呢。但我高估了黄怡的胆子,哪怕有人撑腰,她依旧不敢承认。大家转脸把我也归入骗人精行列,我只能替她作证,意思如果她家没,我把我家的分她。”

    南曦越说越愤愤不平:“妈,您说这事,就小孩子让逼急的大话保证,加上黄怡家本就开水族馆,不算我恶劣哄骗人吧”

    “嗯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大家信了,结果张亦辰过来和我聊,说他有只宠物狮子。我心说这人挺能吹,他吹我也吹。为了吹得旗鼓相当,我便说我家有鲸鱼,后面他说他家有大象,我就说我家有大白鲨,两人吹到张妈妈来接他结束。后面结果您知道了吧”

    南曦双唇紧抿,别提多憋屈。

    南母轻轻抚摸着女儿长发,忍俊不禁道:“哈哈,妈知道。学期结束他家赞助夏令营,你们班出国新马泰一圈玩完,最后停在他家新洪坡的房子,他家在那真有经营一座动物园。由始至终吹牛的人只有你,亦辰在说实话。从那回来后,你开始特别讨厌他。”

    “妈”南曦娇嗔呼唤,南母捂嘴尽量笑得小声点。

    “我讨厌他不光因为这点,还因为其他同学问我何时带他们来咱家水族馆看看,问题咱家哪有啊,张妈妈和黄怡使劲帮我开脱。张亦辰可好,非但不接张妈妈的小声暗示,反而逼问我日期,太坏了”

    南曦气得小脸红扑扑,不给南母替对方辩解的机会,又道:“后来大学假期朋友们聚会,您们让他来接我。大家正玩得尽兴,他推开门靠那一站,不用多说任何,五分钟内自动清场,顺便帮人解酒。”

    南母笑得有点背过气,开始咳嗽,南曦忙帮妈妈顺气,边顺边骂:“从此除过花痴女孩会问我,他是否来。其他朋友别提多怵他,每次听到他要来,保准提前结束。更有不仗义的人,主动卖我行程。”

    “妈知道了,我们小曦不喜欢他,”南母稍稍气顺,问:“你不会反索取啊我冰雪聪明的女儿,怎么能让他牵着鼻子走呢。”

    南曦呆呆眨眨眼,“反索取”

    南母慢条斯理开导:“是啊,你们现在是合作关系,又不是奴隶制,你可以从他身上套取你所需东西呀。”

    南曦以为啥呢,不屑切声,她最大的需要莫过于不背债务,张亦辰会答应她都能想到提完的场景,张亦辰最多漠然劝她句,少做白日梦。

    似发现女儿心思,南母建议:“可以先从小的点慢慢渗透啊,等他习惯小的地方,大的还会远吗”

    循循善诱的话听来有几分道理,南曦望着悬挂在天花板的水晶灯,颗颗吊坠折射出绚丽光彩。或许一颗水晶坠不足以照亮屋子,可聚在一起的亮光通透耀眼,让人无法久盯。

    揉下被光线刺疼的眼睛,一张小圆脸浮现出脑海,黄怡:你喜欢的话,让张总去和作者谈影视版权啊。

    对哈

    南曦侧身目不转睛地凝视南母,严肃道:“妈,我可是您亲闺女,如果我大喊救命,您可不能不管我哈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妈保证誓死护你。”

    得到真挚保证,南曦扣好真丝睡裙,走出屋子。只不过步伐隐约透出股悲壮感,风萧萧易水寒曦。

    女儿离开不久,南母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,找到顶置聊天人,输入: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对面秒回:妹妹真棒,加把劲,咱们离抱孙子不远啦。一胎随老南姓,二胎随我们老张。

    殊不知自己被卖掉的南曦,还在天真以为两手空空欠缺诚意。在确定对方还在书房工作后,先去泡好杯绿茶,端着来到二楼书房。门虚掩着没关,南曦依旧礼貌性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单手再次理理睡衣,确定得体,给自己鼓下劲走入,把茶杯放到鼠标边。

    张亦辰暂停手里事情,工作的他带着银边眼镜,倒把平日里的冷傲遮去几分。

    粉色小猫图案的马克杯率先映入张亦辰凤眸,淡淡的茶香弥漫在两人之间。目光在杯子上停顿片刻,移向南曦。曼妙身姿站得和落地灯一样笔直,堪比罚站。

    见对方眼带戏谑,南曦懊恼,干嘛顺手拿自己杯子给他泡茶出师不利,丧气道:“晚上加班,喝杯绿茶清神醒脑。”

    张亦辰拿掉眼镜放在陈列支架,按按发胀的太阳穴,嗤笑反问:“你在练新广告台词”

    南曦抓狂什么玩意啊关心当喂王八了,直切主题:“风啸的飞霜流光剑名列网络小说排行第三,天禹签下它的影视改编权,应该稳赚不亏。”

    张亦辰没答复任何,视线锁住南曦闪躲乱瞟的眸子,半晌后道出句吓坏南曦的定论:“我不同意你参演。”

    南曦错愕,“你怎么知道”我想什么

    “女一飞霜不适合你,周生梦传媒早从州棋买下版权,已经在和风啸接洽。就算周生梦没签,我不会考虑这部小说。它若拍电视剧,过审务必得大改。改得面目全非原著粉意难平,不改除非当爽文类来。电影不出系列的话,单部节奏过快,观众会看得一头雾水。”

    南曦听懂了,张亦辰意思飞霜流光剑最好做网大,还原度高点。不适合搬上大屏幕,哪怕拍电视剧也难上星。

    理虽如此,但喜欢的东西被人明着贬低,南曦反口斥骂道:“爽什么文呀你看过没啊空口白话的乱说,明明是悲剧好吗”

    南曦气呼呼,张亦辰心情却不错,意外有耐心地分析:“结局悲剧就不算爽文吗主角一路开挂升级,除过感情悲剧,其他哪里悲剧处处贵人帮,连内功都省去苦修,白捡。金老先生著作所有角色,我最看不上虚竹,流光剑男主人设和虚竹没太大区别。我承认风啸对感情的描写很触动人心,相比太多网文算上品,但不符合天禹定位。”

    “感情悲剧不算人生悲剧吗”南曦诧异,随之醒悟。抬手制止张亦辰后面的话,自嘲摇头:“也是,怪我怪我。和你个没感情的人聊,等于对牛弹琴”

    愤愤去抓杯子,准备走人。上好明前龙井倒光便宜厕所,也不给王八张喝

    偏偏没注意手指勾住鼠标线,奋力一拉一扯。等她感觉到不对为时已晚,电脑被拽出一截,惯性带得杯中绿茶倾洒而出。

    张亦辰松开按住笔记本电脑的手,快速抽叠纸巾,两步跨到南曦面前,帮她擦身上的水渍。

    “有没烫到”

    南曦回过神,用力拍打张亦辰手,斥道:“你少假好心。”

    倏地肚子上一凉,粘在上面的睡裙被掀起,南曦脑子嗡声,本能要呼唤援兵。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对方动作非常利落,在受水最严重的地方轻轻吹下。见她痒得要闪而非疼的,便用纸巾擦过,放下睡裙。

    多亏南曦穿得真丝睡裙,应变能力不错,本能往后闪下。多数水滑落,剩下浸透裙子的水受到二次缓冲,温度并不高。

    南曦屏住呼吸,她又不是怕水。目光紧跟张亦辰手移动,心中警戒线忽高忽低。

    大体检查完,张亦辰拿走南曦紧紧握在手里的杯子,放回桌上。箍住她皓腕,拉她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干嘛”方向不对啊,要拖她去卧室

    最后一根线警戒线断裂,南曦惊恐地往回抽手腕。尝试几次无果,双腿呈拔河状努力在地上扎稳,增加阻力。

    “放,放开呀”

    颤音把张亦辰逗笑,凤眸斜睨南曦,问:“不走,要我抱你”

    南曦断然拒绝:“不不要。”收回拼死抵抗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得意的轻笑刺入南曦耳中。

    笑吧笑吧,她是战术性妥协,等敌方松懈下来,随时逃跑。

    张亦辰走得很快,南曦眼瞅着离客房越来越近,刚准备咬口对方窜走,被拉进客房旁边的洗漱间。

    南曦愕然,比客房更暧昧的地方,她受不了了一秒都不愿和这个变态多呆。

    扒住门把手,闭眼扯开嗓子拉响警铃:“妈救命啊救命啊”

    可悲力气敌不过对方,被拽着往前挪了几步,冰冷的水流激打在脚面。南曦不停朝前踢着腿,声嘶力竭骂道:“张亦辰你如此饥不择食吗你敢碰我,你个q,j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