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正文 3、臭豆腐社会姐
    走完应酬过去快四十分钟,南曦笑靥如花的姿态不减分毫。直至晚宴结束,重新回到保姆车内,她疲惫地微阖双目放空思绪。

    车驶出杨家进入闹市区,一脚油门一脚刹车,龟速前行。

    繁华都市的夜生活除了热闹喧嚣,还带来交通拥堵。

    经过大学城,南曦睁开双眸,说:“前面停。”

    黄怡本来被晃得快睡着,迷瞪中被惊醒,忙问:“曦曦,你要干什么?离你家还远呢。”

    南曦情绪不佳,黄怡无法预判她会出啥幺蛾子。记得有次,同样累积几天的不良情绪,结果人家全副武装跑去抓娃娃,和小孩抢机器抢得热火朝天。得亏自己及时赶到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小李停好车,南曦一扬下巴,“前面夜市有家臭豆腐,我想吃。”意思再明确不过,不想她乱跑,便去买吧。

    “臭豆腐!好吧。”黄怡妥协,反正之后没安排,当买安宁吧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下去,车里空调吹得我头疼,在车门口呼吸口新鲜空气。”

    南曦不由分说从包里取出防狗仔三件套,利索带好口罩墨镜,把头发几把扎好收进帽子。

    木已成舟,还能咋整,黄怡只得快去快回。

    可当端着一碗臭气腾腾的正宗长沙臭豆腐往回赶时,终究出现了始料不及的一幕。

    南曦双手插进米色小西装口袋,慵懒地靠在车门上。

    在她对面站着两个人,一人手持麦克风,一人扛着摄像机。

    黄怡吓出一身冷汗,当机立断把臭豆腐放在路边,快步跑上去。稍稍贴近听清两人对话又急刹住,装作路过绕到车后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们是街头随机节目,请问能采访您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如果给您1000W,让您砍伴侣一刀,您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黄怡竖起耳朵偷听,对方应该没发现南曦。她现在走出去等于自爆身份,只求自家祖宗千万别乱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砍几刀?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主持听愣了,底气不足的虚心请教:“好歹不能砍死吧?”

    这语气什么情况啊,主持人的气场呢?黄怡自暴自弃地脸贴到车上。

    南曦眯起眸子,带着几丝戏谑的口吻说道:“要留口气啊,那我可以避开致命地方一直砍。”

    主持尬笑着感谢,离开。

    估计对方现在的心情一定很艹蛋,大晚上遇到奇葩。

    瞅着主持人走远,确保绝对安全后,黄怡走出,长叹口气代表一切无奈。

    南曦没事人般,伸手要:“臭豆腐呢?”

    黄怡一拍脑门,跑回遗弃位置没找到,认倒霉折返重新买份。坐在车上,闻着上头的臭味,忐忑不安地反复刷新微博。直到把南曦送到家仍没刷出任何内容,总算能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隔日一早,南曦按掉第五个闹钟,被坚持不懈的四个电话连环扣吵醒。

    睡眼朦胧地接起,没说话,对面传来哭腔:“曦曦,你现在多个外号,臭豆腐社会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确定对方没发现吗?”南曦点开公放,努力和周公比力气,拉清醒意识。

    “是没发现啊,但是人家把视频发网上,你粉丝分分钟揪出你,也猜到你去买臭豆腐。宁伟让咱们自己处理,要不我发个辟谣?”

    南曦万般不情愿地撑开眼睛,拿起手机进微博看最新热搜。

    评论区一如既往热闹:【吃最臭的豆腐,说最狠的话,不亏是我女神,战斗力top1】

    【下次送机可以多备几盒香口喷送女神,\\(^o^)/~】

    【经鉴定,楼上黑粉无疑。】

    【叮!打卡女神同款臭豆腐,大家看看。附图.jpg】

    【这是一股有味道的追随,女神太A了,留命等她来砍。】

    “曦曦,你在听吗?要不我辟谣否认吧,反正好多人照你样子整容呢。”

    “曦曦,要不全盘否认吧。”

    “曦曦!”

    黄怡接二连三呼唤,南曦回过神,随心表态:“大家挺有才呀,没必要压制舆论吧。”

    有才个鬼!黄怡坚决反对:“不行!必须想办法圆过去,最少不能让人觉得你是暴力狂。臭先不管了,再不济救一边吧!”

    按按被破音震嗡的耳朵,南曦直言:“没用,昨晚极有可能粉丝恰巧发现保姆车,你后面所有举动全被看到,不然不会认出。”

    往后顺把长发,坐起身,清清干涩的喉咙:“你上次给我定的戴家加湿器还没到?”

    黄怡奔溃:“我的姑奶奶啊!什么时候啦,哪有空惦记加湿器。”

    哀嚎半天,对方不回话,妥协:“你旧加湿器刚坏没多久,你要原版,我得托人往回带。”

    被吵得睡不着,南曦下床出屋洗漱完,泡杯代餐奶昔喝着,不急不缓道:“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最迟明晚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下午需要去国民剧《春雪》片场吧?”

    面对南曦直切入工作的态度,黄怡泛起几分感动:“对对,刚好留出时间,咱们早上处理臭豆腐事件。”

    人家当事人则避重就轻地表明态度:“我再睡会,你中午来接我,顺便带上饭。”

    黄怡:……&#%%

    挂线的嘟嘟声后,黄怡手机弹入新信息。

    臭豆腐老板嗅到商机,大清早挂上宣传条幅:国民老臭豆腐,初恋女神南曦认证,吃完绝对让你找到初恋的味道。

    giao!初恋的臭味啊?气得黄怡脑壳疼,不说南曦一条广告或代言多少钱,就臭豆腐这个类别也不会选择啊。

    老板胆子够大,未经许可擅自乱用。黄怡捏捏拳头,拨通备用电话。

    说是去睡觉,但刚吃过早饭的人哪那么容易睡着。南曦来到全透明的玻璃房阳台,把手机调至静音模式置于桌边,靠进懒人沙发,翻开已经看完多半的小说陷入沉迷。

    当看到主角为救心爱之人不惜自断胳膊,南曦眼眶微湿。抽纸巾的空档不经意瞅到手机,屏幕因不断接收新信息亮着。好死不死的手机自动识别面部解锁了,大概瞟瞟信息内容,沉浸的深情顷刻间被击碎。

    把蝴蝶标本书签插入最新阅读位置,抓起手机给黄怡回拨过去,直截了当说明主题:“你让王律师歇歇吧,多大点事犯得着发律师函。”

    黄怡宛若被皇上打入冷宫的娘娘,突然被临幸,委屈中带着几分小兴奋,问:“那曦曦你说咋办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足十五平方的店铺,你去告人家,对方能赔多少钱?咱们生活在真实世界,不是狗血小说,没有遍地隐藏富豪。”

    黄怡委屈:“最少警告下嘛。”

    南曦手指轻轻拨拉着侧右边花架子上的盆盆多肉,徐徐道:“搞出太大动静不好,利弊不对等。反而给黑粉钻空子,会说咱们欺人。”

    黄怡本能反对:“我家曦曦哪里有黑粉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南曦浅笑,黄怡不管当没当助理,可算她的头号忠实粉丝。看过你所有丑态囧事,依旧如初的铁粉。

    不去戳穿对方的美好设定,继续陈述:“人家在夜市,早上顶多拉个条幅就回家了。你现在再急也没用,下午《春雪》拍完差不多到他们开门时间。届时你过去给老板两方案,一包他整周营业额,全部用来回馈粉丝,晨曦可以免费吃,等结束了他准时撤销条幅。二他可以不撤销广告,但每周五为福利时间,他得免费给晨曦们提供,服务时长必须八小时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想破头不得法的难题让轻易化解,黄怡赞叹不已,“曦曦你好聪明啊!对哦,咱们可以宣传说,你昨天在找接地气的粉丝礼物。完全回馈的活动掀起,两个不好设定会被热潮掩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我挂了,忙呢。”重新把小说捧回腿上。

    黄怡收不住情绪,激动道:“我觉得老板应该会选择后者吧,收益更大。”

    南曦边翻书边表示不认同:“他应该选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谁会傻到不选长久好处啊。我和你打赌,输的人要完全听对方话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下午烈日当头,南曦坐在遮阳大伞下吹着小风扇,依旧不住淌汗。

    前天何毅导演临时通知《春雪》有几场戏变动,需要补拍。看完新剧本,对于她原有剧情影响不大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真没想到,变动剧本是为临时插进几段杨盼盼的戏。

    杨父对旁人事情向来能拖则拖,能赖则赖,可对唯一宝贝女儿事情绝不含糊。大出血式捧亲闺女,相当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何导和她关系不错,怕折腾她,早和编剧商量好,并没安排太多她和杨盼盼的戏。虽是如此,但这一遍遍NG,她陪着浪费时间不也等于被折腾。

    男主演员顾凡在圈里属于出名的好说话,现在隐约也有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每次NG完,何导助理会特意跑来致歉:“曦曦,真不好意思啊,他两这场戏必须在阳光正好的时候拍。”

    开始南曦还有闲情逸致回以笑容,答个‘没事’。后面助理跑累,她也挥手挥累了,两人心有灵犀地省去客套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杨盼盼第一场戏勉强通过。不过从何导的神色来看,连他都不忍直视第二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