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正文 第六百章 直面西方圣,太白搜灵山!【大杯求票!】
    听到接引圣人传声,感受着圣人道韵,李长寿暗自挑了挑眉头,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次出来的不是准提圣人,而是接引圣人。

    莫非,是因准提圣人被老师……

    呃,不多想,圣人就是圣人,被打了道行那也是圣人,不可小觑,不能不敬。

    前方,众西方教弟子左右让开一条通路。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道了句:“各位将军且在此等候,照顾好卞副统领,我去拜见下圣人师叔,言说此事之利害。”

    众将齐声应诺。

    赵公明还想跟李长寿一起入内,左右也好有个照应,却被李长寿用眼神劝住。

    他此去,有九成七点五的把握,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也非寿膨胀了,觉得自己可以直面圣人;

    相反,这是他现在最稳妥的选择,尽量减少天庭耗损、保留天庭元气,且避免与圣人起直接冲突。

    紫霄宫中,道祖不追究鸿蒙紫气之事,却提及封神大劫后,许诺李长寿逍遥自在、无拘无束。

    这言外之意总共有几层,最浅显的一层,就是让李长寿继续扶持天庭,在天地间建立起完整的秩序,辅佐玉帝成就三界至尊之位。

    此前大张旗鼓除妖震慑三界也好,今日来帮灵山修剪枝叶也好,都是李长寿在对道祖老爷表达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不乱来,不乱搞,一心退休,提前下班。

    这些,在李长寿去紫霄宫前,都已做好了盘算。

    直接将天庭推到大兴的位置,静待封神大劫各部正神落稳,天庭就会高悬飘柔——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再者,他自混沌海回返,去紫霄宫这事,应该瞒不过西方教两位圣人。

    从紫霄宫出来就大刀阔斧、高歌猛进,也就可当做,是道祖给自己下的命令,西方教圣人想要出手,都要考虑清楚是否会承受道祖的怒火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暗叹。

    本来,他自混沌海归来,第一件事就该去太清宫中问安,禀告老师自己在混沌海的遭遇。

    但、可、这……唉,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老师的话太疏,李长寿担心自己一去就是十年八载,倒不如先把天庭心腹之患解决,再一同去找老师禀明。

    距离最后的封神杀劫还有大半个商国国运,此时解决了灵山、妖族、三千世界的威胁,自己接下来数百年就可安心修行、多做布置,将心血花费在修行,以及安排封神上。

    稳一手,后面再去女娲娘娘那里蹭个时停神通,给自己多一些修行参悟的机会。

    且说眼前之事。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吸了口气,似是在努力保持淡定,方才向前走入众西方教圣人弟子的‘包围圈’中。

    他心神绷紧,元神之上的玄黄塔飞速旋转,仙识化作一缕缕丝线缠绕在身周。

    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,他天庭普通权臣太白星君,就会用自己的神通告诉他们!

    什么,才是专业遁法、正版天神!

    行过十数丈,李长寿突然顿住脚步,笑道:“灵山之景倒也颇为雅致,各位不介意我将圣人道场的情形放送出去,让天庭仙神长长见识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灵山众老道回答,李长寿已是将几只铜镜悬浮在身周,提着拂尘,继续缓步入内。

    山门前的众天将有样学样,纷纷摸出自己的铜镜,观看者有之、直播者有之,将一面面铜镜的镜片,对准了灵山众道者。

    灵山众:……

    为何有被冒犯之感。

    天庭。

    “星君大人开直播了!”

    “灵山,星君大人进灵山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已经打进去了还是已经打完了?灵山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生之年能见证这般大事,当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些许吵扰声中,自天门至下三重天,自凌霄宝殿守殿将领粗糙的掌心,到瑶池仙子那柔软的宽袖;

    李长寿在灵山中漫步而行的画面,被一双双眼睛注视着。

    凌霄殿内,玉帝闭目养神,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,下方几位老臣各自端着铜镜,有些紧张地注视着镜内画面。

    玉帝的化身自是亲临灵山,不过此时躲藏在众天将中,并未露面罢了。

    一位老神仙笑道:“这灵山之内,修整得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被清源妙道真君砸了一次,重修自是要比之前顺眼许多。”

    木公笑道:“咱们莫要多说这个,不妥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天庭老臣笑而不语,继续观摩镜中画面。

    李长寿溜溜达达、逛逛悠悠,走的不紧不慢、行的不急不缓,努力回忆着上辈子公园遛鸟老大爷的风姿,只是自觉欠了点火候。

    路过地藏和谛听曾经的专属小角落,走过那白玉砌成的喷泉灵池,到得了灵山主殿前。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凸显西方教的‘贫瘠’,这灵山大殿有些其貌不扬,整体是用灰色巨岩堆砌而成,但各处边角细节又似有诸多宝物,其内布局也十分考究。

    接引圣人的身影,就坐在大殿正中,背后是西方教二圣的神像,只不过连同这神像在内,殿内各处都被一层金色迷雾笼罩。

    圣人道韵在各处流转,清正有序,又蕴含天地至理。

    李长寿调整了下铜镜角度,不敢去照圣人真容,在殿前做了个道揖,而后迈步入内,走了三步后又做道揖,朗声道:

    “天庭太白星君兼水神李长庚,见过圣人尊驾。”

    言罢不等接引开口,自行长身而起,端着拂尘、面露微笑,温声道:“此次奉玉帝陛下之命,来灵山找寻那凶人弥勒,未有冒犯圣人尊驾之意。”

    接引道人双目半睁,缓声道:

    “冒犯与否,各自心明;

    李长庚,你说我那徒儿犯了何事,天庭为何定罪,又如何定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反问一句:“师叔当真不知?嘶,我本以为您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于贫道面前,不必如此装疯卖傻,”接引微微皱眉,手掌拂过,周遭那些金色迷雾闪耀起淡淡金光,将此地与三界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铜镜瞬间断了信号。

    “师叔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李长寿后退两步,目中带着几分警惕,低声道:“弟子今日来,是抱着最大的诚意,师叔您莫非是要……

    天道庇护小神,师叔还请三思。”

    说的就跟即将失身一般。

    接引圣人道:“你我今日相谈,外人不必知晓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天道知,老师知,师叔你我知,事无不可对人言,师叔您品行高洁,弟子也无亏心之事,何必这般遮遮掩掩?”

    接引圣人微微眯眼;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低头,身形似有些佝偻,但目中一片安然。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接引道人温声道了句,周遭金色迷雾消散,李长寿的铜镜再次与天庭转播铜镜相连。

    只不过,若外人探查,只能见李长寿的身影,接引圣人依然是一团迷雾。

    接引圣人抬手引来一只蒲团,落在殿门附近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谢后盘腿入座,而后开门见山,笑道:“师叔,不知您对灵山大师兄弥勒了解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盘问贫道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只是一点小疑惑,”李长寿自袖中拿出了三只留影球,依次摆在面前,球内浮现出了三幅画面。

    第一幅画面,先是出现了一口古洞,古洞内摆放着简单的桌椅,其上散落着一缕缕灵尘。

    所谓灵尘,乃是固化的灵力凝成的细小粉末,非数十万年之上的岁月无法形成。

    此地显然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画面转动,显然是拿着留影球的那人看到了什么,带着留影球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侧旁的石壁暗藏机关,打开一道暗门后,寻到了一方小小的宝库,其内堆满了只有远古才能寻到的宝材,而最显眼的,却是墙壁上的一张画像。

    画中道人微胖、嘴角带着淡淡微笑,双眼也随着微笑眯了起来,给人一种和蔼亲切之感,身上的玄色道袍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面容、神态,都有七分像弥勒。

    随后画面慢慢转动,那些宝材被收入了袖中,而后慢慢退离了这处古洞。

    可当视界拉远才发现,这古洞竟是在鲲鱼背部……

    第一幅留影球的画面悄然消散。

    灵山之上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李长寿问:“突然想到这事也不太妥当,要不,师叔咱们关上门,弟子听您训诫?”

    接引圣人双目睁开,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李长寿,道: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师侄这话也有几分道理,就这般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您的,”李长寿笑了笑,手指点向了第二颗留影球,将其内所记画面很快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次,出镜的‘李长寿’,自是玄都大法师或孔宣假扮的。

    鲲鹏的元神漂浮在‘李长寿’面前,浑身散发着淡淡流光,只是元神就长过了十丈,不断发出一声声嗡鸣。

    ‘李长寿’双手结印,将鲲鹏元神封住,低喝一声:

    “搜神大法!”

    鲲鹏元神周遭涌出一缕缕流光,‘李长寿’抬手捉住其中一缕,手指碾开,面前出现了又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【黑衣‘弥勒’自鲲鹏体内洞府飞出,仰头大笑三声,负手遁入混沌海中。】

    画面戛然而止,李长寿将第二只留影球摁住,暗自观察着圣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圣人面容完全看不出喜怒,这让李长寿颇感没底。

    一直不给他反馈,就很容易走错了路。

    “师叔,这第三幅还要看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,”接引道人微微摇头,“此事应当有所误会,贫道对弥勒知根知底,那鲲鹏或许有意诬陷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点点头,正当所有人以为李长寿会‘据理力争’,逼灵山交出弥勒时,李长寿突然话锋一转,正色道: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这事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鲲鹏乃是上古妖师,遁入混沌海是在上古末期,若是与弥勒道友有些仇怨,故意以此事诬陷,也并非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般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话语一顿,将面前三颗留影球击碎,笑道:

    “我将此物毁了,师叔让弥勒出来对质一番,只要他能证明自己并非假冒弟子、袭杀天兵天将的凶人,弟子立刻带人退走,改日登门致歉。”

    接引缓声道:“弥勒并不在山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将他召回吗?”李长寿关切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他外出历练修行,应不在洪荒天地间,”接引道,“今日之事不如就此作罢,他日弥勒回山,贫道自会让他去天庭解释清楚此前诸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目光有些为难:

    “这,恐怕有些不太妥当,玉帝陛下震怒,死活让弟子给个交代。

    弟子为天庭做事,也是如履薄冰、战战兢兢,天庭局面来之不易,若因弥勒之事而损坏了天庭威望,让天兵天将人人自危;

    玉帝陛下与我们这些天庭做差的,前面诸多辛苦,当真是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星君待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您喊弟子名讳就可,”李长寿笑道,“不如让天庭众兵将,在灵山上下搜查一遍。

    只要确定弥勒不在灵山,我也能回去妥善交差。”

    搜查灵山?

    灵山众道者变了面色,天庭各位将领双眼放光,有几人甚至呼吸都粗重了两分。

    什么叫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、笑里藏刀、虚晃一枪?

    太白星君明面上是来找弥勒的不痛快,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弥勒身上,却突然后退一步,手中亮起真正的斩龙剑,剑锋指向了躲藏在灵山的众凶兽、妖兽!

    这才是天庭包围灵山的真正目的!

    从北洲荡妖过后,天庭的第二波攻势锁定的目标,就是西方教外围势力!

    突然间,不少西方教老道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为何天庭单纯对付妖族,会突然封锁五部洲之地;

    为何天庭此前会在西牛贺洲来回搜查,却唯独留下了一条条通往灵山的路径!

    这才是天庭太白星君的手段!

    弥勒再凶狠,也不过是一名高手。

    而西方教若损了鸿蒙凶兽众高手,以及那些依附于西方教的上古妖族高手,就相当于折断了西方教的一手一腿。

    此前西方教为稳固教运、给十二品金莲减负,大幅度缩减了暗部的实力,而今聚在灵山的,几乎就是最后的精锐!

    李长寿短短几句,点在了灵山的痛穴之上,也点在了西方教的麻筋之上。

    大殿中,李长寿含笑等待,面容始终颇为恭敬。

    接引道人面容古井无波,但长时间的沉默,似乎也凸显了此时圣人老爷的犹豫。

    李长寿静静等着,待时机差不多了,又开口道:

    “弟子此前弄丢了一缕鸿蒙紫气,师祖怪罪,将我召去紫霄宫中一阵臭骂。

    若是不能为天庭做些事,让师祖开心,弟子这二阶正神怕是要退一阶了。”

    灵山大殿内再次安静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刻,李长寿也不去猜测接引道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圣人的手段非同小可,自己老师更是能在短时间内获取海量的信息,无限接近全知全能的境界。

    接引圣人实力虽不如自家圣人老师,但境界并没有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表面弯弯绕绕,其内却只有一句话。

    【道祖授意削弱西方教,西方教圣人答应还是不答应。】

    当然,这个‘道祖授意’,是李长寿自己拽过来的,本着天道默认便是许可。

    此刻李长寿坐在此地、说出这些话语而没被道祖阻拦,在圣人眼中,已是将这一切都当做了道祖的安排。

    于是,接引道人缓声道:“既如此,天庭搜查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“老师为何!”

    山门前,有两名老道忍不住出声,但刚喊出来,就被一张手摁住。

    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,转身走到殿前,对着山门处朗声道:

    “八部天将何在?”

    那数十名将领压抑着心底兴奋,抱拳单膝跪地: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奉玉帝陛下旨意,今命尔等搜查灵山圣人道场,自灵山山门之外,搜地至幽冥界顶!

    灵山山门之中入六千天兵,各处细细搜查,不可损坏灵山一树一花。

    瘟部的几个将军你们注意下,不要习惯性地行瘟施痘。

    金鹏,你再安排一些手脚利落的,给灵山扫扫地、给鱼池换换水,算是表达一下咱们天庭当差生灵对圣人老爷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转身问:“师叔,您看这般安排如何?”

    那接引道人缓缓点头,闭目不语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走回了那只蒲团前,盘腿定坐。

    灵山山门之外,数十名天将化作流光朝四面八方飞射,自是去领天兵回来搜山。

    金鹏鸟也要去领一支兵马,却被赵公明抬手拉住。

    “金鹏元帅,给咱也安排一支兵马。”

    金鹏鸟此前已得李长寿传声叮嘱,知道这位其貌不扬的将军是赵公明,遂笑道:“将军请随我来,精兵强将随意挑选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面露微笑,跟着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星君大人当真厉害,连圣人老爷都敢下套,不愧是那个男人的师弟。’

    洞府中,文净道人坐在自己的床榻上,一身红衣、凤目带着几分春情,目中尽安然。

    她突然明白,此前李长寿对她特意传声叮嘱的八个字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次要遭劫的,是灵山中的众凶兽、妖兽,他们这些洪荒旧时代的余孽,要在今日被天道抹除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成了天地间不稳定的因素呢?

    文净道人心底一叹,嘴角笑意越发淡定。

    她,稳赢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前二圣人传声叮嘱了她几句,让她在适度的情况下站出来,看能否驳斥天庭,文净道人自是要答应下。

    反正星君大人不会拿她开刀,说不定今日星君大人还会让她出些风头,从而奠定她在西方教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星君大人让自己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那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文净道人相信太清圣人的许诺,相信李长寿画下的愿景。

    西方教与人教的差距,其实就在于信誉二字上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灵山四面八方响起天雷之声,那百万天兵自天上地下张开天罗地网,引动天道之力加持,天罚神雷在侧旁守护。

    就如池塘撒网收鱼一般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灵山当如何?

    文净想不到,但她能预感到,接下来封神大劫完全降临,道门内战的同时,会将西方教这些明面上的圣人弟子也拉入漩涡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个潜藏在西方教的钉子,有可能在关键时刻,给西方教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西方教算计道门已久,怕是惹恼了太清圣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教的反击,也是太清圣人最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“站住!你是何人!天庭搜查!”

    “请照妖镜!”

    “是上古凶兽飞天螳螂!拿下!”

    洞府外面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呼喊,文净仙识扫过,却是灵山山脚外围躲藏的一名凶兽被发现了踪迹。

    数十位天庭将领手持天道法器出手,更有那越发强横的金鹏鸟在旁掠阵,不过转眼就将这家伙打成重伤,用仙绳团团捆起。

    一道蓝紫交杂的天雷砸落,径直将这头凶兽打出原形,重创了元神。

    天罚。

    文净道人秀眉轻皱,微微抿嘴,虽有些底气,但面对这般情形,始终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又有两头凶兽洞府被发现,他们奋力挣扎,但天威降临,却连那些天仙境的小将都伤不到。

    天庭的战阵之法,也是颇为高明。

    文净静静等待着,并没有着急现身,甚至还换上了一身红衣,为自己画了淡淡妆容,坐回了自己的宝座上。

    大概,这就是所谓的末日吧。

    这天地从远古就是这般了,每隔一段岁月就会有劫难降临,此前或许能得天道偏爱的种族,一夜之间就会成为天地间的祸根,被另一个新崛起的种族轻松覆灭。

    原本,业障与功德并无好坏之分,生灵厮杀产生业障,曾被天道认可为‘维护天地安稳’的方式,业障也被天道认可。

    可渐渐的,业障成了‘坏’的象征。

    生灵强者为尊、强者以弱者为食,曾是天道暗示的规矩;

    可到头来,天庭开始庇护弱者。

    而她这种旧时代豪横的霸主呢,如今也不过是寄人篱下、委曲求全,苟且活着的凶兽罢了。

    噪杂声响越来越多,天兵上天搜地,一头头凶兽被‘挖出’,被天道压制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七八名凶兽暗中联手,暴起发难,吞了数百天兵后,被无数流光与漫天神雷砸成粉碎。

    ‘与天斗,赢不了的。’

    若说负心薄幸、反复无常,天道当属第一。

    文净道人挑了挑眉角,突然听到了与自己相熟的几头凶兽发来的传音。

    她略微思量,传声回去,让他们暗中躲去自己洞府之后的暗洞。

    能否得活,文净道人也说不准,毕竟相识一场,这也算是自己的嫡系,稍后若自己平安无事,或许还能发挥大用。

    那几头凶兽暗中遁来,却将文净的洞府暴露了出去。

    文净好整以暇地盘起二郎腿,坐在那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两名天将带着大批天兵在她洞府附近来回搜索,很快就发现了外围遮掩阵法,闯入阵中。

    “将军!此地有洞府!”

    “这里血光冲天,小心行事!围起来,去请照妖镜与金鹏元帅!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:……

    星君大人带的兵,也是颇为稳健呢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声啼叫响彻灵山,金鹏手提染血的小戮神枪而来,落在洞府前,随手打出一道乌芒,将层层禁制撕破。

    衣甲擦碰的声响密集响起,文净道人抬眼看向洞口,那里有密密麻麻的人影拥簇着冲了进来,一个个手持长枪长剑,目光锁定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看什么看,不怕本女王大人的大妃吃醋吗?

    金光一闪,金鹏鸟出现在众天将身前,打了个手势,目中流露出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文净含笑不语,凤目轻轻眯起。

    有将领端起照妖镜,对文净道人照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光芒闪过,文净背后现出一片圆镜,其内现出一只只黑翅,其上金纹闪烁着微微亮光,看得众天将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金鹏鸟持枪向前迈出半步,杀气凌凌,定声道:

    “血海凶蚊!拿!”

    “这位元帅可否通禀一声,”文净道人缓缓开口,一缕道韵流转开来,让金鹏鸟面色越发冷峻。

    “贫道文净,虽是凶兽出身,却累年修德行、积善果。

    不知可否求见太白星君,有一事颇为不明,想与他论个一二。”

    金鹏鸟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不过是棘手点的凶兽,还敢叫嚣去面见老师!

    今日他手中长枪就可!

    “带她过来吧,凡事也不能做得太绝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一缕传声落下,金鹏鸟瞬间抿住嘴唇,收起长枪。

    “自缚元神,老师答应见你一面。

    哼!稍后若敢放肆,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文净轻轻挑眉,凤目中满是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