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黑雾之下 > 正文 第209章 搜身(求月票)
    天阳跟随云泽等人走出主帐,果见营地前方,灯火通明的区域里,云耀带着他的猎队正站在警戒线前面。

    一看到天阳出来,少年脸上露出怒意,指着天阳叫道:“四哥,把他交给我!”

    云泽哼了声,语气里透着真怒:“云耀,你什么意思!闯我猎区,抢我战功,现在居然还敢跟我要人,你莫不是以为,四叔疼你,我就真不敢动你吗!”

    云耀被他说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青冥卫走后,这小少爷越来越气,觉得一定是天阳不服气,又跑回来抢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他拉着队伍又闯进了云龙小队的猎区,更直接跑到营地前要人。

    现在被云泽这么一说,云耀像是给泼了一涌冷水。猛的想起,天阳是云龙小队的成员,抢他的战功,跟抢云泽的积分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若换成自己,怕不比云泽更生气。

    少年不由缩了缩脖子,语气软了下来:“四哥,抢你战功确实是我不对。不过当时,我也没想要抢,就是那件遗留物颇为奇特,我想要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岂料你这手下竟敢顶撞我,我气不过,才把东西抢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耀又挺直了腰板,指着自己肩膀道:“可四哥你瞧瞧,这个混蛋事后报复,我都给伤成什么样了。要不是青冥卫干预,只怕我都要给他干掉呢!”

    云泽压根就不相信,冷笑起来:”云耀,你年纪也不小了,怎么说话仍跟个孩子似的。天阳孤身一人,你那边少说也有十一二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能够匹敌你整支队伍?还逼得青冥卫现身?你觉得这番说辞,我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云耀着急地说:“当时他虽然只有一个人,可不巧我们被黑民袭击。现在想想,搞不好黑民都是这家伙引过来的,否则哪有这么巧,他追上来就刚好撞到这么好的机会!”

    天阳心中暗笑,倒是让云耀猜对了。可惜,这云家小少爷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云泽果然道:“你说天阳袭击你,证据呢?光凭你在这里嚷嚷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但是,你闯猎区,夺战功却是亲口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云耀,你是想跟我作对吗!”

    云耀连忙道:“不不不,四哥。我没想跟你作对,但你想想,我前脚刚抢了这小子的东西,后头就被人抢了去。哪有这么巧的,要不是他,谁知道我身上有黑民的遗留物!”

    云泽双眉一挑:“你的意思是,对方抢去了遗留物?”

    云耀想了想,道:“他把我整个战术腰包都抢了去,我非但丢了那个幽骑头骨,还丢了很多重要东西。包括一把叫‘暗金蔷薇’的素材兵器。”

    云泽笑了起来:“这么说来,显然对方是为了打劫你的财物,而非仅盯着遗留物,那么你刚才的说法就无法成立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口口声声说天阳报复你。那你确定,当时抢你东西的,确实是他吗?”

    云耀刚要回答,云泽却随手指了他旁边一个升华者:“你说,你当时看清,果真是我这名队员吗?”

    那名升华者挠挠头,无奈道:“当时很混乱,我没看清,而且那人身边的黑雾格外浓郁,就看到一条身影。”

    云泽又点了另外几人,他们口径都差不多,均末看清袭击者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泽的视线这才回到云耀身上:“听到没有,你们连人都没有看清,就跑来我这撒野。看来,我非得替四叔好好管教管教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云耀叫了起来,声音有些尖厉:“我要搜身!幽骑头骨肯定就在他的身上,四哥,袭击咱们云家的子弟可不是小事。万一真是他,你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云泽神色一凝,朝天阳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阳断然摇头:“我没有,如果泽少想搜我的身,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少年心中暗道一声“幸好”,幸好他之前先把东西收藏起来,本来是怕那些东西曝光。没想到,云耀居然还玩这么一手“搜身”。

    要没藏起来,说不得现在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云泽点点头,却道:“笑话,你说搜身就搜身,我百分之一百相信自己找来的人。云耀,你别胡闹了。现在我还要探索猎区,没空搭理你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抢我积分的事,等过几天,我再跟你好好算算帐。”

    云耀却咬住不放:“四哥,你那么袒护他,是怕真从他身上搜出什么东西来吧!你要赶我走,行。我这就回去禀告父亲,我就不信,家族不会给我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“云耀!”

    云泽暴喝:“你疯够了没有,是不是还嫌不够丢人!我堂堂云家子弟,居然抢人战功,如此下作之事,亏你还敢向长辈禀告!”

    “你要搜身是吧?好,我让你搜!但你先告诉我,若是一无所得,你待怎样!”

    云耀喃喃道:“没有就当我弄错了罗,还想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云泽怒极反笑:“想你怎么样?云耀,你抢我战功,现在上我营地,要搜天阳的身。搜不到就当是弄错,有这么轻巧吗?”

    云耀咬咬牙:“如果搜不到,四哥要我怎么样,我都照做,这总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云泽指着天阳:“如果搜不到,你必须向天阳赔礼道歉,再还他幽骑头骨。或者,赔他一件等值的上等素材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向他道歉?”云耀立刻叫了起来,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给我滚!”云泽指着营区之外喝道。

    云耀小脸一片铁青,他想了想,咬牙切齿道:“好,如果搜不到,一切依四哥所言。但要是真让我找到什么,四哥,到时候你跟长辈们,可就不好交待了。”

    云泽面无表情地说:“等你搜到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云耀打了个手势,便有一名升华者上前,来到天阳身边。

    天阳把收纳匣放下打开,又解下腰包,交给那名升华者。

    这名云耀的手下先是查看了收纳匣,再打开腰包,把里面的东西逐一取出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当看到重力手雷和地狱暴炎,云耀得意地叫起来:“这是我的手雷,王八蛋,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天阳慢条斯理道:“重力手雷四千贡献点,地狱爆炎每枚一千,堡垒就能兑换得到,不见得只有云耀少爷你才有吧?”

    云耀小脸顿时有些难看,哼了声:“给我继续找!”

    结果,除了那些手雷和补充液外,其它的什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时天阳戴在脸上的面具,那是一件关键证据,可惜都让他提前藏好。

    云耀还不死心,自己冲上前,推开了手下,两手就要往天阳身上探去。

    云泽捉住他道:“够了,别太放肆!”

    云耀叫了起来:“东西一定在他身上,要么就被他藏了起来。我不服,我不服...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云泽一耳光摔他脸上:“云耀,这里不是你家,由不得你胡来!”

    云耀捂着通红的脸,恨恨地瞪了云泽和天阳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云泽沉声道:“你难道忘记,自己刚才答应过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云耀咬紧牙齿,转过身,不情不愿地叫道:“对不起,这样行了吧!”

    云泽提醒他道:“别忘记你还欠天阳一件上等素材,大比结束前你要是没送过来,那回去后我就亲自登门去取。”

    云耀胸口起伏,狠狠道:“放心,最多两三天,我一定还他件素材!”

    一挥手,少年带着队伍走了。

    这回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丢了幽影头骨和一批物资不说,现在还倒欠了天阳一件上等素材。

    但最让云耀气恼的,却是刚才那句“对不起”。他从小到大,只有别人向他道歉,何曾向他人赔礼过?

    可刚才他要是不说,显然云泽不会放他走。无奈之下,云耀只好咽下一口恶气,说了自己最不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云耀走后,云泽挥了挥手:“没事了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又朝收拾东西的天阳说:“你也累了,去休息吧,养足精神才能继续探索。”

    天阳称是,拿起腰包和收纳匣,回到自己的帐篷里。

    小睡片刻后,他醒了过来,拿出那本“基地日记”,借着营帐里的灯光继续观阅。

    ‘谈话结束了,我很意外,范教授今天的精神非常好。条理清晰,用词精确。可正因为如此,所以我更加怀疑,自己听到的一切是否是真的。关于那座坟墓,教授他竟然说,那是一座恶魔的坟墓。教授肯定疯了...'

    ‘同月5号,档案库起火。当我们赶到的时候,很多资料都给烧毁了。始作俑者竟然是范文哲教授,他果然疯了。我们制伏他的时候,他声称必须毁掉所有和坟墓有关的资料,不能打开那座坟墓。我至今仍清楚记得,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表情是如何狰狞可怕。那个瞬间,我突然觉得,他才是真正的恶魔。’

    ‘6月2号,今天是范教授被关押的第27天,这段时间,教授的神智一直不太清楚。偶尔还会发梦,胡说不断。就在刚才,他突然变得清楚,而且要求见我。范教授告诉我,它们就要来了。是的,不是他们或她们,而是它们!这究竟代表着什么,是指非人的事物吗?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