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唐土万里 >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高王会
    高仙芝最后离开高力士府邸时,还是晕头转向的,他没想到高力士最后居然和封常清聊得颇为投契,而他全程只是在边上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封二,你刚才掐得可真够狠,待某回去和你好好算账!”

    翻身上马时,高仙芝恶狠狠地瞪了眼封常清,最后他还是答应了高力士,会好好劝沈郎接受圣人赐婚。

    “都护大不了掐回来就是,不过咱们接下来可以去接沈郎了。”

    封常清不以为意地说道,高力士那是宦海沉浮四十年的老狐狸,你以为他和你谈笑风生就是得了赏识么,封常清那是自小遭人白眼长大的,对他人情绪最是敏感。

    高力士对他的热情,说穿了还是看在沈郎的面子上,要不是沈郎说他是大唐的凤雏,这位大宦官可未必会正眼瞧他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咱们去王府。”

    高仙芝心里还是有口恶气在的,自己好不容易得了沈郎这样的人才,口袋里还没焐热呢,就被人横刀夺爱,换了佛都有火啊!

    “封二,某方才在高公府上,是不是显得太过木讷了些?”

    路上,高仙芝想到自己在高力士面前半是装出来的生闷气和迟钝表现,最后还是没憋住朝封常清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护方才演得刚刚好,那范阳的安禄山能扮蠢,那是因为他生了个蠢蠹模样,都护这般样貌不适合扮蠢,这木讷迟钝最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封常清回答道,那安禄山又没什么本事,能做到范阳节度使,还不是他扮蠢,在圣人跟前装成目不识丁但是忠诚无比的胡人,那位李相纵然知道这安禄山不是什么好货,可是一介区区胡人难不成还能入朝为相,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自家主君乃是高句丽遗族,虽说出身比之安禄山这等杂胡要好上不少,可是在长安城里那些公卿世家眼里还不是偏僻之地来的武夫,与其附庸风雅被耻笑,倒不如学学安禄山。

    “某不甘呐!封二!”

    高仙芝不是愚笨之人,他清楚封常清让他装作木讷武夫的用意,只是他不是杂胡出身的安禄山,他心里还是怀揣着出将入相的梦想的,可是来到长安城后,他这个区区的安西副大都护又算什么东西,朝廷里有多少人正眼瞧他。

    “都护,再不甘也得忍着,等他日都护立下不世奇功,总有遂了志向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封常清宽慰着自家主君,在他看来李林甫年事已高,如今太子又主动退让,这位李相怕是风光不了几年,眼下这长安城里那位贵妃的从兄杨钊乃是新贵,正合适他们投靠,主君这出将入相的梦想,今后怕是多半得落在此人身上。

    一路闲聊,两人策马沿着崇仁坊内的街道只走了没多久,便到了王忠嗣府邸前。

    高仙芝这趟出行,身边也带了二十号牙兵,只不过都不能披甲,只穿了便装,携带横刀而已,不过那股沙场百战老兵的气势却是毫无消散。

    王忠嗣府邸前的门卫老远便看见了高仙芝一行,还没等他们到近前,府里已有卫士出来。

    封常清自下了马上前道,“麻烦还请通禀大将军一声,就说安西副大都护高仙芝前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卫士边上自有管事,听到封常清报上名号来意后,自是笑着回应道,“原来是高都护来了,我家主人吩咐过,若是高都护来了,定要好生招待,诸位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高仙芝平复了下心情,将马匹交给府的仆人后,自是和封常清一起随着那管事穿过阁楼庭院,来到了后院的练武场。

    “高仙芝拜见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看到身着箭袖服,正拿着军中战弓射箭的王忠嗣,高仙芝上前微微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高都护不必多礼,说起来某这几日常听沈郎说起高都护大名,恨不能早日相识。”

    王忠嗣笑眯眯地说道,他虽然地位高于高仙芝,但两人年纪相仿,再说他要招沈光做女婿,也算是有些对不住高仙芝,因此他也显得颇为客气。

    “听沈郎说,高都护箭术高超,能在马上左右开弓,正好某也擅长箭术,今日咱们不妨比试番。”

    高仙芝是心高气傲之辈,虽说他也能伏低做小,可是却不能收放自如,这也是夫蒙灵察这位前河西大节度使既提拔他,又总是压着他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有命,高某岂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高仙芝自是满口答应,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,他早就听说王忠嗣的大名,真要以勇名论,王忠嗣成名的时候,可是拿吐蕃赞普和王子当踏脚石的,那时候这位是陇右朔方那儿勇冠三军的猛将,最喜欢的便是亲冒矢石,轻兵直突敌军本阵。

    以一当百的战例比比皆是,只不过高仙芝心中仍旧有些不服罢了,他早年也是以骁勇著称,如今正好试试这位王大将军到底是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沈光没想到高仙芝一来,王忠嗣便要和他比试箭术,不由皱了皱眉,这时候封常清已是很自然地站到了他身边道,“沈郎,别来无恙,那王家十二娘颜色可比得上那位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见封常清压低声音打趣自己,沈光不由摇头道,“封兄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和我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都护是武人,大将军也是武人,武人自有武人打交道的方式,这比箭又不是什么坏事,难不成你想都护和大将军比试马上刀枪吗?”

    封常清饶有兴致地看着王府的牙兵将箭垛搬到百步开外,说起来他还为自家主君有些担心,这些年安西战事不多,自家主君虽说从没有拉下每日练武,可是到底不比年轻时候,但愿那位王大将军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沈郎,你来做个评判。”

    沈光尚未回答封常清,不远处王忠嗣已然在唤他过去,高仙芝也是同样叫他来做个见证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比试,总得有个彩头,若是某赢了,沈郎便在某府中多住几日,等圣人旨意下了再回去如何?”

    王忠嗣拨弄着手中战弓,朝沈光笑问道,高仙芝听了自是不快,还未等沈光开口,便直接道,“那若是末将赢了,大将军可否放沈郎归家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果然痛快,那便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旨意,某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光在王忠嗣府上时,只一门心思想着把热气球给捣鼓出来,哪有心思打听王府里流传的消息。

    封常清见状不由乐了,在边上道,“沈郎难道不知道么,圣人要给你和大将军的女儿赐婚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