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娘子万安 > 正文 第二百章 比脸更好看
    顾明珠向前张望,立即看到了初九带着魏家的护卫前来。

    魏元谌先一步进京,怎么又打发初九等人折返了?难道是京中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初九到了顾崇义面前行礼。

    顾崇义面露紧张立即询问:“可是有什么问题?”他一直担忧魏三爷回京之后,会被朝廷责怪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他与魏家有什么关系才会关切,这次的案子若是没魏家照顾,夫人和珠珠也很难周全,他们受人恩惠在前,真的出了差错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初九禀告道:“一切安好,我家大人让我等来迎一迎……公主和侯爷。”还好他够机灵,没有说要接五黑鸡。

    顾崇义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不过,他们眼见就要到京城了,魏三爷怎会如此客气?还专程让人来接应。

    顾崇义正想着,看到初九的眼睛向顾家的马车方向看去,魏家的护卫看的是跟在夫人和珠珠后面的那辆车。

    那辆车上有什么?顾崇义心中一动,立即想到了那只五黑鸡,魏家该不会是为了那只珍禽来的吧?想通了这一点顾崇义倒是安心许多,知道来意就好,魏家在太原府对他们的关切本就让他心中不安,再这样下去,他晚上都要睡不安稳。

    初九走到拉着五黑鸡的马车外,装作若无其事地护卫车队前行,左右看看没有人注意到他,不禁向马车里看去,只见那如山般壮硕的五黑鸡趴在那里,旁边还有一只乖顺的黑兔子,四只眼睛齐齐向初九看过来。

    那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傻人。

    初九吞咽一口,不禁自省,他没做什么傻事啊!

    车队继续向前走着,林夫人将珠珠从窗边拉过来:“小心着了凉。”现在已经是秋天了,若是被风吹到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顾明珠挽着林夫人的手臂,娇滴滴地道:“娘,我们就要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的嘴唇也忍不住翘起:“到了家,让厨娘给你做好吃的桂花糕。”这一路上珠珠的病又有了好转,好的时候能与她说许多话,让她心中甚是欢喜,路途上的奔波和劳累也跟着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顾明珠摸摸林夫人的肚子,到了京城,母亲就能安心地在家养胎了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正笑着,林夫人忽然想起什么长长地叹口气:“也不知道赵氏会怎么样。”这一路她愈发觉得赵氏很好,如果不是赵老将军被人陷害,赵氏现在做着程家主母,又有佳儿佳妇在身边,也就不会受这些苦楚。

    另一辆马车里,怀柔公主继续与赵氏说着京里的事。

    赵氏看到怀柔公主担忧的目光,笑着道:“公主放心吧,我没事,前往山西查案之前我就想清楚了,既然从程家出来就不准备再回去,程家人如何思量我都不会在意,现在程家有主母,我也不会争什么名分。

    这些我早就看淡了,只想着为父亲伸了冤,将来赵氏子弟不必背着通敌的名声,公主和驸马和和顺顺,那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怀柔公主听到这里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,她害怕程家和外面人的闲话会让赵氏难过,毕竟赵氏和彭良假称夫妻在一起生活那么久,在别人眼中早就有失妇德,回来的路上程家来人向驸马打听赵氏的消息,没有一个前来拜见主母,驸马为了生母一直在隐忍,若非怕生母伤心,早就向程家管事发怒了。

    “娘说的是,”怀柔公主笑道,“娘与我们住在公主府,程家的事就让驸马去解决,驸马不是小孩子了,能孝顺娘了。”

    赵氏看着怀柔公主脸颊上泛起的红晕,忽然之间很是眷恋如今的母慈子孝,她其实一直盼着回京的路走得长一些,这样她就能多些时候与儿子和媳妇在一起。

    赵氏温和地笑着:“翌哥儿能娶到公主,是他的福气,这样娘就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怀柔公主听着这话本十分高兴,不过听到后半句心中又不安起来:“其实媳妇什么都不会做,还要与娘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不重要,”赵氏拿起笸箩里的针线,继续缝手中的小衣服,“最难得的公主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赵氏这小衣服是给将来的孙儿做的,料子软软的,针脚细细密密,让怀柔公主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怀柔公主再次道:“娘将驸马教的这么好,将来还要教孙儿。”

    赵氏脸上挂着笑容,看透了公主的心思:“如果公主不嫌弃,我就帮忙带一带。”

    怀柔公主欢喜地点头。

    马车又行进了两个时辰,远远地就看到了京外的三里亭,站着前来接应的官员。

    顾崇义和程翌等人上前去与官员说话。

    太原府的犯人和叛军俘虏要送去天牢中关押,怀远侯和怀柔公主驸马径直去宫中复命,回到京中也有很多事安排。

    顾明珠又掀开车帘向外张望,按理说柳苏应该来了,这样她还可以问问申先生那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帘子刚刚掀开,顾明珠的目光就被一个身影吸引。

    只见他穿着青碧色程子衣,衣襟上是云纹的暗绣,还套着一件相同颜色的氅衣,头戴玉冠,腰间带銙上别着一柄长剑,在人群中异常的显眼。

    她们的马车靠近之后,他正好从马背上一跃而下,程子衣下摆的褶皱轻荡,氅衣内里露出一抹黛紫尤其贵气,他的身姿本就笔挺、颀长,如此一来更加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魏大人。

    顾明珠眨了眨眼睛,眼前的可不就是魏元谌,只不过今日他格外的不同,身上穿的,腰间挂的都是那般的精致高贵,就连他的面容看起来也比往日细腻许多似的,面容如玉琢,白得有些耀眼,眉毛如墨染般,尤其那双瑞凤眼,不但清澈如泉水,而且近水含烟,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笑意,嘴唇润泽红艳,只怕抿了口脂也没有这般自然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太过出挑,当真是有匪君子,充耳琇莹,会弁如星……如这如那,总之就是貌若天人,终不可谖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外戚,除了皇室子弟之外,无人比魏家人更有贵气。

    魏大人打扮成这般模样,定然是得了皇帝的嘉奖,穿成这样也是给贵妃党一个威慑,魏家再落寞,到底也是显贵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身也要好些银子吧?顾明珠心中暗自盘算,魏大人真是有钱,看来她的账单可以稍稍多收一些。

    多个十两八两银子,想必魏大人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魏大人腰间那玉佩的络子也挺好看的,这样一条裹金线编成的络子,就能顶坊间人的车马费了。

    魏元谌感觉到珠珠的目光落在他脸上,不过很快她就挪开看向他腰间的玉佩,而后又挪到他的衣袍上。

    最终又去看他身后马匹的辔头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比他的脸更好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