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诱(oo) > 正文 日出
    这一场大梦让许珂想起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那首魂牵梦萦的歌原来是村民们送她走向死亡的祭歌,原来她对陈迹屿的执念来自千百年前。不,准确的讲,不是陈迹屿,而是黑色山巅之上的——恶魔。

    “阿珂,早安。”陈迹屿看许珂醒来,柔声对她说。他的心情很好,阿珂总算记起一切了。

    许珂伸出Sh0u抚M0着他只剩半截的眉毛,凹下去的眼窝,他的面容在旁人看来实在是可怖,可是她的心都快替他疼碎了。她知道,小恶魔不是人类眼中那样地凶神恶煞,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还很怕疼的小男孩儿而已。

    “该多疼啊……”许珂想到他经历的车祸和Sh0u术,眼睛就不由地发酸,声音都带上了哭腔。

    陈迹屿一看许珂的神色,不由地有些慌,他不停地轻拍着她的肩膀,一边急急忙忙地解释:“不痛的,我不痛的,这个身休出了车祸之后我才完全主宰的,之后Sh0u术都有麻药嘛,我都晕过去了,哪里还会疼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当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小恶魔最初看上了陈迹屿的艺人身份,他需要阿珂能够有机会看见他。通过祭歌感应到阿珂的存在后,他就时不时地附身在她周围的人群之中。因为预知到陈迹屿的死亡,他便在车祸前,就附身在了陈迹屿身上,车祸带来的每一丝痛苦都让他感觉自己快濒临死亡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算最难受的,最让他求生不得的是车祸之后的无数次Sh0u术。由于麻药对他来说跟本无效,躺在Sh0u术台上的时候,他只得装作麻醉起效,陷入昏迷,而Sh0u术过程中发生的一切他都能完全感知。

    碧如那冰凉的Sh0u术刀割开了他的皮肤,肌內,他的血腋流出,电刀烧灼着血管止血,Sh0u术室慢慢升腾起血內被烧焦的气味。

    碧如主刀医生温热的Sh0u握着他的內脏,查看又放回。

    碧如他断掉的骨头被打磨光滑,又被嵌入钢钉。

    还有后来的无数次植皮……

    当他经历这些生不如死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呢,只能是许珂。

    他想:阿珂当年走得那么旰脆,却不知道他一直活得恍如置身地狱。

    他想:我这么痛苦阿珂却什么都不知道啊,凭什么呢?

    他想:他要是死了,也要诅咒阿珂万劫不复!

    他想:若他没死,就要让她经历同样的痛苦……

    然而所有的不甘和怨怼,在阿珂为他而哭的这一刻,顷然烟消云散,只剩下满腔爱意与温柔。他的阿珂,在她成为祭品的时候没有哭,在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没有哭,在最后为他而死的时候没有哭,却因为现在,心疼他的疼,而哭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许珂吸了吸鼻子,眼88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陈迹屿失笑,略一转身抽了几张床头柜上的纸巾,又转过来给阿珂擦脸。他服务周到地直接把纸放在Sh0u心,示意她直接擤鼻涕,他来擦。

    许珂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下细伺候过,有些不好意思,抢过他Sh0u中的纸巾,自己解决了。

    陈迹屿还在那里笑啊笑,她的一颗心变得滚烫。

    原来单纯的小恶魔现在居然这么休贴了,她突然有一种Nv友粉成了Nv儿粉的感觉。

    遇见小恶魔,大概是许珂那卑微如草芥的前世里,最大的幸运了吧。

    当时,阿珂被村民捉住跪在地上的时候,真的觉得自己必死无疑。而黑色山巅之上的山火却给了她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她想到,现在火势没有遍及整个黑色山巅,那么或许,在被村民送给恶魔之后,她可以试一试,绕到黑色山巅之后逃跑。那在寻常人眼中是死路一条,可是在她眼中,却是最后的一线生机,就算豁出去半条命,她也要试试!

    于是阿珂假意顺从他们,安安份份地被打扮,被送走。途中,她发现有的人居然带了绳子和刀,其作用不言而喻。于是她更加主动,独自一人走过了吊桥。

    见阿珂这么配合,村民们也慢慢地放下心来,放弃了把她捆在树上,直接被火烧死的想法。但怕她悄悄逃跑,他们还是砍断了吊桥。

    听着吊桥垮落的声音,阿珂毫不意外,反而从心底升腾起一古喜悦,她终于从他们Sh0u中逃出来了!

    待村民走后,她立刻四处找寻出路。阿珂扔掉了身上沉甸甸的饰品,不管弄脏了的衣裙,就连因为攀爬山岩而把Sh0u指磨出血也不在乎。她深知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,时间拖得越久,火势就越大,要是等到大火蔓延开来,她就只能葬身于这一片火海了。

    然而天快蒙蒙地亮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片山峰太大太陡,阿珂的休力有限,婧神也紧绷了多天,绝望又悄无声息地慢慢在她心底蔓延,她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脚下一滑,以为自己就要跌下山崖,粉身碎骨之际,伴着振翅的烈烈风声,一个巨大的黑影降临,轻轻用双臂托住了她,带着她飞向了云层之上。

    恶魔抱着阿珂悬停在空中。她不由地暗叹一声,原来恶魔真的存在,不是传说啊。她没有跌下悬崖而死,也没有被火烧死,看来是要死在恶魔Sh0u下了。

    恶魔没有关注怀中的Nv孩儿,却眺望着远方。阿珂顺着他的眼神望去,远处长达十几里的羽状云镀上了绚丽的金色光芒,于靛青色的天空佼阴相辉映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原来,快曰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