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诱(oo) > 正文 宠儿
    冰雪渐渐地融化,积雪下探出的嫩黄色草芽,天空偶尔掠过的灰色鸟影,山间解冻的河水发出叮咚水声,无一不是预示着,漫长的冬天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阿珂既开心于寒冷难捱的季节终于结束,又烦心于整个屋內因为雪水和雨水的浸渍而变得嘲Shl陰冷,散发着发霉的气味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一个晴天,她把屋內的一些东西拿出来晾晒,再在黄昏时候,又慢慢地把东西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夕陽渐渐沉没在黑色山巅之后,金色的余辉、斑斓的晚霞和漆黑如墨的山巅佼阴织成奇伟瑰丽的景色,阿珂望着远处的天空,想着等再多找几份工作赚得足够的钱后,就把小木屋修缮一下,想想未来会住在一个温暖的房子里,她嘴角一扬,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但捉弄人可能是老天的乐趣。

    阿珂发现,这几天,村庄里的气氛越来越诡异,人们常常叁叁两两聚在一起,低头耳语着什么,但不久又叹息着分开,每个人都是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。村长召集村里一些碧较有声望的村民们还开了一两次集会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后来,当她外出或者工作的时候,人们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,指指点点,佼阴头接耳,但当她转身正面他们的时候,他们又都恢复成了如往常一般的神态,看着这些,阿珂背后陡然升起一阵阵凉意。

    一天夜里,雀斑男孩突然闯进了阿珂的木屋,他头发像鸟窝一样杂乱,脸上汗水和灰尘混杂,身上都是灰尘和泥土,他的呼吸因奔跑而有些紊乱急促,看见阿珂后,他激动又紧张地抓着她的肩膀说:“阿珂,快,快逃,他们要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抓我?到底怎么了?”阿珂心下一惊。

    “先别问我,你先收拾一下必要的东西,我带你逃出村庄再说。”

    雀斑男孩是阿珂唯一的朋友,凭着对他的信任,她不再纠结,只是她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收,简单带了一点东西后,阿珂跟着他,准备悄悄溜走。

    在路上,雀斑男孩压低声音跟她解释:“黑色山巅的大火你知道吧?已经烧了八天了,以前从来没有燃烧这么久过。还记得我跟你讲过的传说吗,村长他们想要送你去祭祀。”

    “那。”阿珂听了十分吃惊,Sh0u不自觉地抓紧了雀斑男孩的衣角,“那不是传说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告诉他们的,可是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话,还担心我通风报信,把我给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是我?”阿珂下意识问出口。

    雀斑男孩回头看了她一眼,又转过头去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是了,阿珂突然心下明白,怎么不是她呢,祭祀需要一名妙龄少Nv作为祭品,整个村子就只有她一人,无父无母,无亲无故。

    可是,这就是把她推出去的理由吗?

    她原来,是被所有人抛弃啊,就像在寒冬里,被一盆冰水,从头淋到脚,从里到外,冷得彻骨。阿珂觉得全身力气突然被抽尽,松开了雀斑男孩的衣角。

    雀斑男孩见她伤心,伸Sh0u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“没事儿,我带你逃出去,逃出去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珂被他这句话鼓舞,是的,她还有朋友。她向他点了点头,“好,我一定要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可是没走多远,他们在全村居民的搜索下,还是被找到了。

    雀斑男孩和阿珂的顽命抵抗在全村村民的力量面前,几乎为零。他们被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你不要抓阿珂,她会死的。”雀斑男孩还在乞求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她死吗?可是我不能因为她一个就放弃全村人的姓命。你这样做,考虑过生你养你的父母吗?”

    雀斑男孩儿沉默了。

    雀斑男孩的父亲也走了出来,踢了男孩儿一脚:“兔崽子,老子没收拾你了是吧?还敢带人跑了。”然后又转过身对所有人道歉,是他管教不利,请让他把男孩带回家教训。

    雀斑男孩被带走了,只剩下阿珂一个人被绑着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村长走向前,表情又愧疚又坚定,M0了M0她的头,Sh0u上暗含着不小的力道:“阿珂,对不住啊,但是我为了全村,不能冒险。祭祀,必须进行……”

    阿珂知道村长其实也有一个Nv儿,和她差不多年龄,她也知道,其实村子里,和你差不多年龄的小Nv孩儿还有很多。但阿珂没办法反驳他,因为那只会让她死得更快些。

    阿珂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黑色山巅,山火在黑夜里像一顶金色王冠一样璀璨夺目,再环顾了周围众人,她垂下眼睑,带着绝望又坦然的语气道:“好,我会配合的。”

    阿珂在村长的安排下穿上了白色的嫁衣,戴上了象牙雕刻的华冠,上面缀着大大小小珍珠。看着这些华贵的饰品,阿珂心底不禁暗嘲,一生都没有一件好衣服的自己,却在临死之前,打扮得像一个王国的公主。

    送祭队伍连夜把她送到了大峡谷边上,一条颤颤巍巍的吊桥铺陈在他们的面前。这吊桥原先是没有的,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,被哪些人修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珂主动上前,仿佛认了命,伴着身后的祭歌,走上了这座吊桥。

    这条吊桥就像一生那么长,阿珂每走一步,就离死亡更近了一步。她面带微笑,心里却冷漠地想着,本来,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,也没有休会什么人间的温情,终于,就当是终于可以结束了吧。

    走下吊桥后,毫不意外地,她听到了吊桥坠落的声音。